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生物医学分析:为研制艾滋病药物而建立专利池

当葛兰素史克公司今年初设立了一个专利池以刺激对被忽视疾病的研究的时候,它们把利润极为丰厚的艾滋病药物专利排除在外,这并不令人惊讶。

但是现在有一个把艾滋病药物放入专利池的强有力的人道主义理由——如今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这个卫生组织正在推广这一理由。英国国会关于艾滋病的小组估计,到2030年,5000万人将需要艾滋病药物。已经有超过600万人因为无法获得救命药物而死于艾滋病。

UNITAID提议的专利池可能完全改变这种情况。它的运行方式可以是收集企业、大学或研究所持有的专利,让发展中国家以低廉的授权费用获得这些专利用于药品生产或研究。

这有别于药物专利通常的运作方式。当一家公司研发出一种新药的时候,专利保护持续大约20年。它禁止其他公司制造和销售该药,或者把它用于研究。有时候,专利持有人可能会让其他组织获取它的受保护的知识,但是通常只能获取极为有限的能力和付出高昂的费用——这让中低收入国家无望参与进来。

专利确保了最大的利润并让公司弥补它们把一种药物推向市场所花费的无数金钱。但是这也意味着那些只能买得起廉价“仿制药”的人们必须等待数年。而且如果其中一种药物有专利,科学家就无法开发新的联合疗法——世界卫生组织把联合疗法推荐为减少耐药性风险的最佳方法。

UNITAID的艾滋病专利池意味着可以立刻生产仿制药,而且可以开始进行新药联用以及对儿童友好的配方的研究。

正确的主意,合适的时间?

专利池并不是确保发展中国家获得药物的唯一方式。一些国家,例如巴西,印度和泰国,已经发出了强制许可证,让制药商可以制造专利药的仿制版本。这些国家在保护它们制造廉价救命药物的权利方面的态度与制药公司保护它们的股价方面的态度一样积极。

但是强制许可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充满了包括来自制药公司的法律行动在内的复杂因素。而且尽管它降低了现存药物的价格,它没能刺激研究。UNITAID的专利池可能让创新恢复活力,挽救发展中国家的生命。

而且有很好的理由认为该组织可以让一个专利池运作起来。UNITAID在通过批量采购协议从而降低艾滋病药物方面拥有良好的记录。它还拥有“获取药物”运动的一个关键的前成员Ellen t'Hoen的专家知识。无国界医生组织利用该运动改善了穷人对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获取。

一些制药公司至少在原则上也开始接受这个主意。强生公司、Gilead以及印度的仿制药制造商Cipla已经公开表示支持,据报道诺华和默克也正在与UNITAID协商。即便是葛兰素史克也在最近致英国卫报的一封信中说,它们并没有排除加入专利池的选项。

付款和奖金

但是UNITAID仍然需要提出一个让各个公司加入的激励措施——仅凭企业的良好意愿,它们不太可能加入进来。

目前的提案把重点放在了自愿捐助专利的特许使用金上。t'Hoen告诉本网站说,这些特许使用金“不会很少”。但是考虑到艾滋病药物能够带来巨大的利润——发达国家每年每位患者使用替诺福韦德的费用是3500英镑(5500美元)——这些公司不太可能仅仅满足于特许使用金。

由知识生态学国际组织提出的一个替代方案是建立一个数百万美元的奖金基金,从而诱惑各个公司加入这个专利池。那些加入专利池的公司有资格获得奖金,例如,可以为对于公共卫生有最大影响的公司发奖。

这个主意正在获得来自几个权威学术人士的支持,诸如澳大利亚乔治研究所药物研发项目的负责人Mary Moran,以及克林顿艾滋病项目等捐助者。

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支持这个主意。孟加拉国、巴巴多斯、玻利维亚和苏里南都写信给世界卫生组织(它负责组织和管理UNITAID),要求它考虑这个奖金基金/专利池的模式。它们提出,捐助者药物采购预算的10%可以投入这个基金,这就可能积累到数百万美元。无疑,捐助者和非政府组织将就具体的百分比进行争论,或者甚至就资助该基金的方式进行争论,但是它们和各国政府需要在这个动力消失之前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UNITAID提出专利池的方案正值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在新领导人的带领下重整旗鼓。该组织的新领导人Francis Gurry正在设法恢复该组织的发展议程,t'Hoen 说WIPO已经向UNITAID提供了技术支持。

UNITAID如今需要确保它们成功地促成一项对于发展中国家极为重要的协定。

记者Priya Shetty专门报道发展中国家的卫生、气候变化和人权问题。她担任过《新科学家》的新闻编辑、《柳叶刀》的助理编辑以及本网站的约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