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报道气候变化和健康的挑战

Asefaw Getachew说,报道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健康是一个真正的挑战——需要筛选你的新闻来源并找到可靠的专家。

当记者传播气候变化如何影响虫媒疾病传播的时候,他们扮演了一个雄心勃勃而关键的中介者的角色。他们必须与科学家合作,把研究成果转化为普通的语言并为决策者和公众提供现实的风险预测。

这种类型的信息在发展中国家特别关键,那里的人民已经在与许多虫媒疾病搏斗,他们非常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伤害,而且对两者的适应力都很低。这些国家需要关于气候变化如何影响疾病流行和传播的坚实信息,从而让它们可以建立有效的预防和控制策略。

不确定的未来

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这个问题如此复杂,而气候预测如此不确定。几乎没有记者——即便是那些有科学背景的记者——拥有足够深入的流行病学和气候建模知识,从而理解所涉及的复杂性。

仅仅是预测气候变化就是一个复杂的任务。科学家把数据和数学模型结合起来,去预测温度和降雨量的变化。他们设法考虑到复杂化的因素,但是他们的预报决不是完全确定的。

加上试图预测这些变化将如何影响疾病的传播,结果变得更加不确定。

许多虫媒疾病受到气候影响,这是真的。例如,只要有足够的雨,上升的气温——至多上升到30-35摄氏度——通常会增加疟蚊的代谢,让它们更频繁地进食。而这又能增加疟疾传播。蚊子体内的寄生虫在更温暖的温度下也发育得更快。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气候和疟疾之间存在一个简单的关系,因为一大组其他因素也影响着传播。这包括环境和社会条件,诸如人口密度、人们的免疫,或者寄生虫或病媒的耐药性。

向专家询问?

准确的报道取决于记者鉴别并准确传播这些复杂性。

理论上,记者可以与科学家更密切地合作——让他们澄清他们的研究的关键方法、结果和影响。但是科学家本身尚未就气候变化对虫媒疾病的长期作用达成一致。对于得到最多的研究的疾病——诸如疟疾和登革热——也是如此。

例如,一些研究把疟疾在东非高地的复苏归结于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温度上升。但是几项其他研究认为,尽管气候模式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气温适于疾病传播的月份数量没有显著变化,因此必然是气候变化之外的一些因素起了作用。

可靠的来源

那么记者面对这种复杂、不确定而又激烈争论的话题的时候应该做什么呢?

找到关于气候变化和健康的科学新闻的可靠来源是至关重要的。

记者必须遵循筛选证据的基本原则——例如,确定科学研究得到了正确的同行评议。

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是关于气候变化的信息的特别有价值的来源,它提供了大多数科学家赞同的知识。它的关于人类健康的结论发表在了它的第4次评估报告上,这些结论指出了气候变化已经在影响着全球的疾病负担,而且它在疟疾、登革热、虱传播疾病的分布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但是这份报告还说,仍然需要对气候变化与疟疾相互作用进行可靠的长期评估。

其他组织也能够帮助记者发现可靠的信息来源。例如,环境法律研究所发表了一份包含60多个机构的清单,记者可以向它们咨询关于气候变化的问题。

记者还需要培训。这应该包括基本科学传播技能方面的培训,诸如如何翻译统计数字和风险(参见 传播统计数据和风险)。但是这也包括关于气候变化的基础及其对健康的影响的培训——新闻学院和新闻班应该修改它们的课程,从而纳入气候变化及其影响的基础知识。

当然,几乎没有报纸——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报纸——能够负担得起把他们的记者(他们常常不得不撰写广泛的题材)送去接受他们报道的每个领域对应的培训课程。

但是记者可以通过查阅气候变化的专门指南从而帮助自己,诸如环境法律研究所发表的《报道气候变化:理解科学》。

科学家也可以提供帮助。科研机构应该主办网上论坛和博客,从而鼓励辩论并在科学家、决策者和记者之间分享经验。这样的工具可以覆盖关键问题,并帮助记者准确地呈现新的发现。科学家和媒体必须找到一条建立同盟的方式,从而填补知识鸿沟并让决策者获得信息,找到帮助有效瞄准资源和建立适应或缓解气候变化能力的方式。

Asefaw Getachew是国际非营利组织——适宜卫生技术组织(PATH)的非洲疟疾控制与评估伙伴关系的顾问。本文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并不必然代表MACEPA/PATH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