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应对虫媒疾病,无论天气如何

公共卫生专家Ulisses Confalonieri说,无论有没有气候变化,我们必须减少穷人对于虫媒疾病的易感性。

虫媒疾病——包括登革热、莱姆病、虱传播脑炎、西尼罗河热以及黄热病——已经影响着热带和温带区域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

全球变暖带来的气候的变化将肯定会影响到这些疾病的周期,不论影响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但是在多大程度上产生影响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或区域的性质:气候基准、参与传播的昆虫或者说“病媒”,自然和建筑环境以及人类宿主人口。

近来的几项研究论文预测说,随着全球气温上升,虫媒疾病的地理分布将变得更广泛,或者传播率将更猛烈。例如,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已经承认,由于变化的温度和季节模式,虱传播脑炎正在斯堪的纳维亚向北扩散,而且正在向捷克共和国山地更高的地方迁移。

一小部分论文认为气候与疾病之间的这种关联还不成熟,它们提到了数据的问题和分析的方法学困难。例如,关于疟疾在非洲传播和分布发生变化的证据并不清楚,不同的作者提出了相互矛盾的结果。

地方背景


气候的差异和变化可能影响涉及到虫媒疾病的病媒、病原体和宿主(包括人类和动物)的复杂的生命周期和相互作用,这肯定是真的。物理的气候参数,诸如温度或湿度,可能影响到病媒和病原体的发育期以及宿主的种群动态。例如,自从20世纪早期开始,就已经知道气候在疟疾的传播方面起作用,而且气候被纳入到了经典的疟疾数学模型中。

但是取决于地方背景,气候变化对任何具体疾病的影响将各不相同。例如,在干旱区域增加的降雨量可能创造出让疟蚊繁盛的繁殖地点,但是在湿润地区(诸如热带雨林)同样的降雨量增加可能会把蚊子幼虫冲走。

建立在全球气候情景之上的疟疾预测没能考虑到这些不同。它们也没有考虑到这种疾病周期的区域特征:例如,疟疾在非洲的行为与在南美的行为不同。病媒物种和人类免疫的区域差异等因素也将影响传播模式。对气候的响应也会产生相应的不同。

应对策略

在未来的几十年中,虫媒疾病将仍然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但是气候变化带来的大多数健康风险是变化的“老问题”而不是新问题。欧洲或北美以及南美大多数地区没有疟疾的原因不是由于气候不适宜,而是由于有效的疟疾控制和监测,再加上病媒自然栖息地的破坏——例如通过城市化的过程。

然而,变化的全球气候系统触发的环境变化延伸到虫媒疾病地方流行的地区,这是可能的。

探测这种扩张的最好的希望是让疾病控制项目在目前疾病分布的边界(无论是纬度的边界还是高度的边界)上建立战略监测——特别是在气候预测提示未来几十年发生变化的可能性高的地区。利用水文气象数据,基于卫星的环境监测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比疾病监测更有用的是监测病媒昆虫本身,从而在疾病传播区域扩张之前探测到它们的范围变化。

但是各国社会应对虫媒疾病的主要挑战在于通过疾病控制让卫生系统更有效率,并且让人们更难于受到感染,例如,方法是通过改善卫生设施、住房和教育。无论有没有全球气候变化,这应该成为一个优先事项。

Ulisses E. C. Confalonieri是在巴西Oswaldo Cruz基金会(FIOCRUZ)工作的公共卫生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