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带来自然灾害和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的Jai P. Narain说,我们必须为气候变化带来更多有利于蚊媒疾病的自然灾害而作好准备。

气候变化已经开始了,预计全球气温到2100年将上升4摄氏度。随着热带海洋表面温度的上升,热带气旋将很可能变得更频繁和更猛烈,降雨量将增加,而海平面可能上升将近1米。

气候变化还有望带来更多的自然灾害,诸如干旱和洪水。这种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卫生,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卫生,导致更多因为热浪、腹泻和营养不良造成的死亡。

特别是蚊媒疾病的发病率很可能发生变化。

在一些热带地区,气旋和洪水都创造出携带疟疾和登革热的蚊子的繁殖地。沿海地区的贫困人口特别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伤害和相关的蚊媒疾病的威胁。

不断增加的疾病

在南亚和东南亚,过去的10年遭遇了许多灾害,包括在印度古吉拉特邦和孟买邦的破坏性的洪水,印度、孟加拉国和缅甸的超级气旋,以及影响了印度、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和泰国的海啸。自然灾害对蚊媒疾病的影响因地区而各异,这既取决于环境,也取决于人们如何居住。

除了超级气旋,所有这些事件都让蚊媒疾病恶化,特别是疟疾。在印度,洪水破坏了卫生服务供给,而且导致了蚊子大肆繁殖,最终导致疟疾的暴发。人们也发现干旱造成了斯里兰卡的疟疾暴发。

类似地,该地区2004年12月的海啸为蚊子创造了广泛的繁殖地,破坏了卫生服务,而且让超过160万人无家可归。结果,2005年1月到4月期间,安达曼群岛的疟疾上升了数倍。

而在印度几乎被忘记的齐昆古尼亚热在该国的南部一些地区卷土重来,到2007年5月已经传遍了喀拉拉邦的几乎所有区。尽管无法查清最初引发该病传播的因素,但潜在的原因在于气候变化帮助了伊蚊的繁殖和生存。

到了学习经验教训的时候了

2006年英国的关于气候变化的经济学的斯特恩报告强调说,缺少了缓解和适应措施,气候变化导致的破坏可能比经济成本更加严重。

但是可以从过去的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首先,我们必须记录下我们对于自然灾害的经验——什么是可行的,什么不可行——从而帮助指导未来的行动。例如,安达曼群岛的疟疾暴发是凭借广泛的病例检测和治疗、传播媒介控制措施和恢复服务得到控制的。

世界卫生组织的东南亚区域办公室已经在分析气候变化和卫生之间的关系,准备研究方案从而评估气候变化可能如何影响到诸如腹泻、霍乱以及蚊媒疾病等传染病,并评估预防方案。世界卫生组织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加尔各答(印度)和廷布(不丹)测试这些方案,而且正在考虑明年在该地区的其他六七个国家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也到了作好准备的时候了

其他科学家和决策者应该采取类似的措施。我们拥有的关于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和蚊媒疾病之间关系的信息仍然只是探索性质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还需要更好的模型。全球模型不能帮助区域或国家层面的评估,因为它们太粗略了。各个国家必须研究过去的疾病暴发的数据,并且从面临风险的额外地区以及可能受影响的人口这两个角度评估气候变化对蚊媒疾病的作用造成的可能负担。

为了创造解决气候变化和蚊媒疾病所需的政治意愿,我们还必须解决与决策者有关的实践问题,包括提供社会经济预测,以及与气候变化造成的可能的经济收益或损失相比, 适应措施的成本估计。

各国还需要其他信息从而发现潜在的受害者并评估当前的准备状态。它们应该评估现有的卫生系统基础设施,发现能够获得的最新的干预工具,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的卫生后果所需的资源。各国政府必须建立地方社区的应对能力,从而确定还需要什么额外的投入。

有了合适的研究、工具和政治认可,诸如南亚和东南亚这样的区域可以为气候变化导致的蚊媒疾病的任何上升做好准备。但是它将需要合作的举措从而发展评估气候变化威胁和为这些疾病的影响建立模型所需的研究能力。

Jai P. Narain是设在印度的世界卫生组织东南亚区域办公室传染病部门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