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更好的监测是疟疾早期预警系统的关键

热带医学专家Jonathan Cox说,快速探测而非预测疟疾流行是疾病控制的关键。

在过去的10年中,学术组织和国际组织——最著名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推广了疟疾早期预警系统(MEWS),作为改善决策者如何管理疟疾流行的一种方式,让决策者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规划和响应。

MEWs的标准蓝图包括了通过监测新病例从而探测传播的激增,还包括预测未来的传播——这主要是通过监测来自遥感卫星的环境数据。卫星可以提供对于变化的降雨量、陆地表面温度和植被环境的几乎即时的估计。这些数据在原则上可以提前几周产生针对特定地理区域的疾病流行预警。季节性的气候预报还利用了它们,从而获得更一般化的、提前时间更长的疾病流行风险评估。

但是发展和实施MEWS的实际进展极为有限——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那种完善的早期预警系统尚不存在。

这部分是由于这种疾病系统在本质上是复杂的而且很难建模。但是这也是由于科学家把重点放在了错误的领域。科学家与政府部门以及国际组织合作,不应该与建立在遥感气候数据基础上的复杂的环境疾病模型搏斗,而是应该设法解决更容易处理的早期探测新发疟疾流行的挑战。

为疟疾建模


对于科学家来说,气候变化和疟疾传播之间存在被充分证明的联系可能成为提前几周或几个月预测疟疾流行的方法的观念非常吸引人。但是把关于气候-疟疾相互作用的有前景的科学研究转化成可靠并且可重复的提供早期预警的模型被证明是困难的。

缺乏高质量的疾病数据正在妨碍这种建模。需要几年的数据从而“训练”和测试用未来的气候变化预测疾病传播的模型。有一些疟疾数据足够好,从而能够建立可用模型的例子。例如,在半干旱的博茨瓦纳,降雨量和疟疾之间的关系相对简单,科学家已经开发出了相当可靠的预测模型,可以提前至多6个月进行预测。但是在流行病学更复杂的地区,诸如东非人口密集的高地,气候数据在建立可用模型方面被证明作用较小。

在这样的环境中,成功地为复杂的人类-传播媒介-环境相互作用建模可能将需要复杂的动态系统建模,与包括了诸如人群免疫状态等非环境参数的时间序列分析结合起来。

早期探测


疟疾流行是突然而不可预测的,而这对疾病控制造成了严重的挑战。理论上,通过早期探测传播的激增、迅速动员资源和通过诸如在墙壁和屋顶喷洒长效杀虫剂(室内残留喷洒)或大规模服药,它们可以被控制。在实践中,疟疾流行很少以这种方式管理。大多数疟疾实际上是自行发展的,常常造成非常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面临疟疾流行风险的国家不应该从事困难的预测性建模,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开发可靠的初期流行警报——它们需要合适而且可持续的病例监测系统。当然,前提是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任务,而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这将需要新的专业的、有效率的监测系统以及新的或改进的诊断服务。引入一些机制而不让已经负担过度卫生系统超负荷,这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另一个挑战在于让决策者相信有理由为这些监测系统提供额外的资源。

迅速把疾病流行预警转化成一连串的明确而预先制定好的响应的决策支持机制是至关重要的。来自乌干达的经验表明,如果疟疾控制项目对紧急情况的响应没有重大转变,MEWS提供的潜在收益就不太可能实现。

一个明显而不断增长的需求

病例监测系统的不足意味着失去了提高控制疾病流行举措的效率的大好机会。但是随着发展中世界的越来越多的国家如今采取了疟疾灭绝政策,对能够发现疟疾暴发并推动迅速的患者随访的系统的需求正在变得愈加明显。如今是恢复平衡并把MEWS作为国家监测的标准手段、而不是把它作为专门针对一个流行病学生态位的工具的时候了。

坦桑尼亚、泰国和其他国家已经开发了利用掌上电脑或移动电话迅速发送和接收来自遥远的卫生机构的病例的数据的系统。记录下这些开创性的举措对于确定最佳实践并发现实施面临的常见问题具有重要作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旦到位,这些系统将开始产生建模科学家开发和测试更可靠的预测性早期预警模型所需的大量高质量疾病数据。现在正是让我们本末倒置的时候。

Jonathan Cox是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院的高级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