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被遗忘的农业劳动者

创新专家Anil Gupta说,帮助农业劳动者获得新的技术和知识应当成为决策者首要考虑的问题。

促进以农民为主导的农业创新的“农民优先”的政策已经讨论了至少20年。但是“农业劳动者优先”的观念尚未成为任何政党或者科学界的优先事项。当政治辩论确实涉及到未来的农业劳动者的时候,他们通常强调手工劳动的权利,而不是强调他们需要更好的技术或知识。

农业和其他农村劳动者常常比农场主本身拥有更多的关于当地资源及其使用的变化的技术信息,因为他们常常在数个农场工作。然而他们几乎无法获取技术进展或者研究成果,而且几乎没有机会将他们的知识转化为资本。

供农业劳动者使用的新工具非常少。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在过去的30年中镰刀的设计没有任何进步。甚至在新技术确实存在的地方,它们也很少能让农业劳动者广泛获取。

传播是关键


即便如此,改变现存的制度技术的使用方式既能够增加劳动者知识的价值,又能让他们更具生产力。

在一些情况下,这仅仅涉及到通过传播关于风险的信息并提供安全规范从而改善职业安全。例如,尽管包括杀虫剂在内的农业化学品具有已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但印度几乎没有公告牌显示如何安全地使用这些化学品。印度只有1%的劳动者在施用农药的时候佩戴安全装备。

类似地,在稻田中工作的数以百万的女性可以仅仅通过使用蓖麻油或者抗真菌软膏从而避免脚长时间泡在水中导致的广泛的真菌感染——只有她们知道或者能获取这些预防措施的时候,这才能奏效。在任何就业项目中的印度劳动者都没有获得预防信息或材料——即便60%的疾病是通过水传播的,他们甚至没有一块肥皂。而且,用不可食用的树籽油制成的草药肥皂可以产生许多就业机会。

技术解决方案

在其他情况下,更广泛地使用简单机械可以减少单调的苦工并改善效率。例如,一个茶园的采茶劳动者每天移动她的手数千次从而把茶叶放进篮子里。简单的机械装置可以显著减少这种负担,但是似乎没有人解决这类问题。

更令人沮丧的是农业劳动者发现了创新的解决方案却又把它们抛弃了。例如,尽管喀拉拉的Joseph Appachan 和克什米尔的Mushtaq Ahmad Dar开发了几种爬树脚扣,但印度食用的几乎所有椰子都是手工采摘的。

事实上,一些政党仍然认为,为当地知识加入价值并改善生产力将伤害劳动者而不是造福他们,他们认为机械解决方案将取代劳动。但是为什么不帮助劳动者变得更具生产力呢?如果我们下大力气去培训劳动者并分享技术和科学知识,从而能够帮助他们把工作做得更好,我们将不仅改善他们的生计,还将改善整个农业部门。

这也同样适用于简单和更先进的技术。在最近的一次“Shodh Yatra”(一种庆祝基层创造力和创新的游行)中,一位劳动者的儿子问道:“如果我有少量肥料可以施在一小片土地上,我如何选择在哪里施多少?”如果劳动者能够获得电子传感器,他们就可以绘制出大田的微量元素谱并在最需要的地方施肥。或者可以训练他们使用杂草作为土壤矿物属性的指示器,从而帮助他们管理营养物质。

了解利益

类似地,培训关于作物育种研究中的遗传力和选择指数的信息可以有助于提高生产力或降低成本。由印度农民培育的大批作物品种表明他们已经进行了简单的选择育种。

在大多数农业研究站中,进行作物杂交工作的正是农业劳动者。棉花交叉授粉计划也是如此。来自农业科学家的培训可能帮助劳动者进行更智能和知情的作物杂交。这可能增加作物多样性,而多样性又会让虫灾减到最低,改善对气候涨落的耐受力,而且有希望增加生产力。

如果劳动者可以为农业提供经济收益,他们可以在劳动市场中获得额外的报酬。劳动市场越分化,学习、获得知识和与当地群体成员分享的动机就越高。

现在已经是把农业劳动者放在技术和发展政策的中心地位的时候了。不这么做将导致印度许多地区广泛的紧张局势。我们不能把希望放在廉价食品上,但是我们可以改善技能,促进生产力,减少单调的苦工,并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Anil Gupta是印度国立创新基金会的执行副主席,也是位于Ahmedabad的印度管理学院的教授。他协调可持续技术与制度研究与项目学会(SRISTI)的工作,并主编《蜜蜂新闻快报》。

延伸阅读

 Gupta, A  From farmers first to labourers first: Why do we still know so little? (从农民优先到劳动者优先:为什么我们至今知道得仍然如此之少?)[177kB] Farmers First (2007)

 Macdonald, S.  Agricultural improvement and the neglected labourer(农业进步与被忽略的劳动者) [904kB]The Agricultural History Review, 31, 81-90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