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为咖啡种植者带来麻烦

商品专家Peter Baker说,政府需要重新获得它们对农业的控制,以战胜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将如何影响咖啡生产,而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咖啡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热带农业出口产品——它们是由大约2000万小农家庭生产的——因此这些问题是重要的问题。

未来1000年咖啡种植者面临的天气前景不佳:世界各地将变得更加炎热,而在许多地方干旱时间延长,而其间又夹杂着非常严重的降雨。

咖啡树仅仅能在非常有限的气候区域内生长。随着温度的增加,咖啡树也将迁往更高的海拔和纬度。但是空间有限,而这将与其它作物竞争。咖啡农将面临具有更大的不可预测性的气候变化和更多的干旱与洪水——这是任何农民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

气候变化看上去已经影响着咖啡生产。很难归结于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我们正在看到的这种变化与气候建模专家的预测完全符合。

有时候,这些效应很缓慢。例如,50年前,印度将近3/4的咖啡是优质咖啡豆——arabica咖啡;如今这已经不到一半,而robusta咖啡(一种能耐受更炎热环境的品种)填补了这个空白。

而且有时候这种效应是突然出现的。墨西哥仍然正在从2005年的“斯坦”飓风的袭击中恢复:“土地非常贫瘠;它经历了飓风、风和自然退化。这里的每个人的收成都变少了,维护和投资也更少,”墨西哥恰帕斯的一位咖啡农Ingrid Hoffman于2009年告诉路透社,“我认为有一天我们将有能力恢复。”

信任科学

这种见解是很典型的。当地组织和政府正在做出大胆的举措从而补偿损失和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并把它们的问题归结于不可抗力。

但是他们这样认为是正确的吗?气候模型表明情况将变得更糟糕——但是几乎没有包括包括政府、国际组织、农民、贸易商、公司或标准设立者在内的利益攸关方提前打算、信任科学、制定战略计划、划分土地区域、适应气候变化或者多样化。

科学可以指导他们的决策。而问题不仅仅在于咖啡——许多国家面临着农业、土地使用资源规划和实施方面类似的危机。

咖啡近年来的历史反映了全球化的历史:政府的作用被减弱了,而制度以效率的名义被缩减。其理论基础是有效的面向市场的项目将出现,从而提供他们所需的任何服务。

在一种意义上,这已经发生了:非政府组织(NGOs)参与了进来,制定了新的产品规范,这铭记在了你能在大多数超级市场买到的咖啡包装上的证明上。

这是通过公平贸易基金会和雨林联盟等组织让重要的社会和环境问题进入公共领域的积极的一步。咖啡公司跟随了该举措,如今相当数量的咖啡拥有了某种形式的可持续证书标签。

但是这些方案把重点大多放在了农场层次的问题上,而没有解决更大规模的空间和时间问题。然而,在微观层次上不能充分解决气候变化。例如,农业社区将需要流域规模的项目从而储存水,改善灾害响应并为新的入侵害虫和疾病做出规划。

还需要更多关于适应和参与的研究,从而找到如何最好地帮助农民的方法,而且应该更加把重点放在长期研究上,从而培育更能耐受极端气候、害虫和疾病的农作物品种。不能希望NGOs和私营公司经营许多这样的活动。而且有一个尚未解决的悖论:可持续性是关于实施秩序和稳定性,而气候变化是关于适应和改变。

正如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Thomas Friedman所说,全球化是万事万物连接起来,而没有人对其进行掌控。这凸显了新自由主义议程的弱点——诸如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无法通过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加以解决。

收回控制权

因此我们发现,在新千年的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支撑制度既弱小又凌乱。许多标准设立者正在为稀缺的资助和更少的证书费用而相互竞争,而几乎不关心来自私营部门的反应。

除了政府在农业的前途方面重新获得更多的影响力,不存在其他解决方案。巴西已经用广泛的建模证明了这种方式,导致了分区方案,即农民可以因为种植模型推荐的作物而获得低息贷款。如今巴西已经成为了包括咖啡在内的全球十大商品的三大出口国之一。

随着把我们的咖啡豆放进更少的几个篮子里,价格不稳定的风险将随着不断增加的区域干旱、疾病和洪水的风险而增加。

咖啡产业一直是促进可持续事业的一个全球领导者。如今它应该评估自己的资源和潜力,激励自己,并迅速采取对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的协调一致的响应,这个挑战就是应对气候变化。

Peter Baker是基于科学的非营利发展组织CABI的商品发展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