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媒体如何创造出一种变化的氛围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主席R. K. Pachauri呼吁记者们在报道气候变化的时候关注采取行动的科学机理。
 
在过去的20年中,媒体在传播气候变化意识方面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我对此感到特别令人满意,因为当1997年我被选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副主席的时候,我强调了把作为气候变化科学知识的丰富来源的IPCC报告广泛传播出去的重要性。
 
我认为IPCC——它的使命是对气候变化的各个方面进行评估——必须努力接触到全球的决策者和公众。
 

当时担任IPCC主席的Robert Watson要求我建立一个关于拓展和传播策略的专家组。但是这基本上仅仅是一个初步的举措,因为IPCC很快就设立了自己的网站,从那以后定期进行更新。

 
大约在同一时期,IPCC开始邀请媒体在每个重大活动的时候与它的官员互动。这种方法在2002年我被选为IPCC主席的时候得以深化,而且在之后很短的时间里我们招聘了一位全职官员帮助我们的拓展举措。
 
深远影响
 
当IPCC的第4份评估报告的第一部分——《自然科学基础》 于2007年2月在巴黎发表的时候,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大厅挤满了媒体代表。有大约300位记者和大约50架电视摄像机出席。
 
那份报告的发现,以及在布鲁塞尔和曼谷发表的工作组后续报告覆盖了大量读者,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印度,此前关于气候变化的报道有限,几家全国报纸开始发表关于IPCC科学发现的详细文章,而一小群新闻记者通过把重点放在气候变化上,从而为他们自己创立了一个卓越的角色。印度的电视也是这样,气候变化突然成为了新闻的主题。
 
其他国家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而它对公众意见和决策者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一拓展举措的最重要的成果是200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给了IPCC和环保运动人士阿尔·戈尔,这基本上是由于科学界代表IPCC广为传播关于气候变化的知识的结果。
 
意向的氛围
 
随着第4次评估的最终综合报告于2007年11月在西班牙的巴伦西亚发表,媒体已经产生了对气候变化的报道欲望。几个全国和国际报纸在它们的头版上详细报道了该报告的发现,其中一些报纸将其称之为IPCC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报告。
 
这些媒体的报道帮助在2007年12月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13次缔约方会议上创造出了一种积极的行动意向的氛围。甚至在美国这个没有批准京都议定书的国家,公众意见——特别是青年的意见——开始变得强烈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而贝拉克·奥巴马的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参与很可能是他当选总统的因素之一。
 
因此,可以认为媒体已经帮助扭转了公众意见,让他们支持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而这种态度已经渗透到了从2007年巴厘岛会议开始和在之后2008年的波兰波兹南会议上继续的谈判中。
 
通往哥本哈根的道路
 
也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媒体在未来的6个月里参与这个问题的方式将对于今年晚些时候的UNFCCC哥本哈根谈判的结果产生重大影响,在此次会议上,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方将建立一个接替京都议定书的新的国际气候协定。
 
许多记者已经在他们的报道中展现出了不寻常的学识和深入分析的倾向,并且提供了对IPCC的发现的客观而无偏见的分析,这提供了希望,而且是媒体迄今为止的行动中特别让人耳目一新的。
 
但是一个担忧是目前谈判的僵局正在导致一些媒体把重点放在了争议的政治方面,把报道集中在了各国的立场上。这损害了对采取行动的科学理由的报道,这些理由必须仍然作为谈判的驱动力。
 
通往哥本哈根的道路必须建立在对气候变化的科学基础的了解的基础上——而这需要媒体保持积极而负责的参与。
 

R. K. Pachauri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主席,也是印度能源和资源研究所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