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减少森林排放的真实成本是多少?

ASB热带森林边缘伙伴关系的Peter A. Minang说,如果不知道REDD的真实成本,我们就无法分析它的收益。
 
科学告诉我们,(通过为减少伐林和林地退化造成的碳排放(REDD)提供资金,即REDD+)重视森林对于碳排放的价值可能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并促进生计。但是在我看来,提供这些收益不仅取决于科学,也同样取决于政治和制度。
 
来自湿润和半湿润热带地区的证据表明,当按照释放的每吨二氧化碳(CO2)的价格计算时,人们从清伐森林中获得的经济回报很低。替代刀耕火种(ASB)森林边缘伙伴关系组织证明了在喀麦隆、印度尼西亚、秘鲁和菲律宾,1990年到2005年间80%的来自森林砍伐的排放本可以按照小于释放每吨二氧化碳当量5美元的代价避免。
 
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机会成本,应该能让REDD+对于发展中国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包括Stern 和Eliasch的报告在内的其他的研究也发现,和其他缓解气候变化的选项相比,它具有相对较低的成本。但是具有低机会成本就足够了吗?
 
热带地区的土地使用的变化受到了试图让经济收益最大化的人们的驱动。他们总是选择最有利可图的选项。如果要让REDD作为一个真正的财政激励措施正常运作,它必须足够健全,从而能与其他可能的土地使用方式竞争。
 
一个解决方案可能是把重点放在特定的生态系统上,这些生态系统储存了大量的碳,而且当土地使用改变的时候不会带来多少资金,诸如泥炭地。例如,ASB对于印度尼西亚泥炭地的研究发现,土地使用者因为改变土地使用方式仅仅获得了每失去1吨二氧化碳当量0.10-0.20美元的收益。为土地使用者保护泥炭地提供补偿可以认为是一种降低排放同时让生计收益最大化的有成本效益的方法。
 
REDD的另一个选项是把重点放在支持自然森林和精耕农业区域之间的已耕作土地(即农林系统)上的树木。ASB的研究表明,多层农林系统,诸如非洲西部和中部的可可或咖啡种植园或印度尼西亚的丛林橡胶园,可以保存并封存适度数量到很高数量的碳,同时也能保持相对较高的生物多样性并为农民提供适度的利润。
 
更好的农业,更少的森林砍伐
 
但是这将需要REDD不仅仅采用财政激励措施去降低排放和改善生计。REDD的策略还将需要解决其他问题,包括森林砍伐的原因、可持续森林管理和监测能力。
 
存在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的森林砍伐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农业的扩张。因此制止森林砍伐意味着要让农业更有效率。这反过来又意味着资助促进农业集约化的农业研究和推广项目需要成为任何卓有成效的REDD一揽子方案的一部分。
 
投资热带地区的农业集约化常常因为使用权和土地权益的不明而变得复杂。这也让设计与实施REDD(并确保适当的利益分享)变得复杂。很明显,如果要让REDD取得成功,产权需要进行改革——这带来了一套全新的挑战。
 
而且一些REDD潜力最大的国家也面临严重的治理挑战。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利亚、缅甸、苏丹、委内瑞拉、赞比亚和津巴布韦以及在一定程度上的印度尼西亚位于REDD潜力最大的前十个国家的行列,但是它们也排在森林治理不良的国家的前列。在其中许多国家,甚至在受保护的森林中的非法伐木仍然是一个挑战。
 
隐蔽成本
 
规划、测量、监督和报告REDD活动可能被证明是一个主要的障碍。我们需要从现有的碳市场交易成本中学习一些经验教训,诸如清洁发展机制(CDM),它已经导致了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的REDD就绪项目。但是这仅仅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的一个开始。
 
在REDD削减碳排放并造福生计之前,许多发展中国家将需要在能力建设、科学、政策和制度方面的大量投资。例如,各国将需要开发碳清单系统和遥感能力方面的技术支持。而且它们还需要获得支持,从而建立分配REDD收益和实施各种激励方案的制度基础设施。
 
总的说来,发展中国家将需要促进农村发展,鼓励在具有高收益和其他环境效益收益(诸如水和生物多样性)的地区储存大量的碳。
 
即便可以实现监测和测量,还存在持久性的问题——一个项目的减排是否能接受时间的考验,或者它们是否可能产生逆转。这个问题已经让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土地使用变化和林业的碳价格保持在了约每吨4美元——相比之下,欧洲联盟的价格是约每吨15美元。任何REDD协议如果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有效的财政激励措施,它们必须解决这种差异。
 
根本因素于我们对REDD的支持是建立在脆弱的证据的基础上的。尽管机会成本看上去很低,我们仍然对于一个国家究竟需要多少资金才能建立并实施REDD知之甚少。因此,既然尚未充分理解其成本和收益,我们无法现实地评估REDD如何以及何时能提供可持续的收益。
 

Peter A. Minang是位于肯尼亚的世界混农林业中心的ASB热带森林边缘伙伴关系的代理全球协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