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REDD的前景和风险

Roman Czebiniak说,减少森林砍伐对于缓解气候变化至关重要,但是不能把它当成继续污染的一个理由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正在讨论是否以及如何把热带森林纳入到下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协议中来。有望在今年年底的哥本哈根气候谈判中做出关于资助发展中国家减少伐林和林地退化造成的碳排放(REDD)的决定。
 
森林或者将被用于让世界更加接近灾难性的气候变化,或者将被用于让世界远离这种变化。发展中国家能从一个良好的协议中获益最多,也能从一个糟糕的协议中失去最多。
 
科学家已经警告说,全球温度上升大约2摄氏度将导致对人类生计和环境的灾难性破坏。近来《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审视了让我们保持在这个倾覆点之下的一千种不同的排放路径。所有这些途径都得出了一个单一的结论:不存在捷径——我们需要尽可能地节省每一盎司的碳。
 
热带森林砍伐造成了大约20%的温室气体排放,超过了所有汽车、飞机和火车造成的排放。印度尼西亚和巴西位于中国和美国之后,是全世界第3大和第4大排放国——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森林砍伐。
 
一个到2020年结束全球森林砍伐的积极举措,再加上一份显著减少化石燃料排放的协议,这可能显著增加我们保持在升温2摄氏度的倾覆点之下的几率。但是尽管REDD提供了一个应对气候变化的具有成本效益的独特机遇,一些工业化国家正在设法利用这个机遇抵消它们的责任。
 
伪解决方案
 
例如,一个如今越来越被人们接受的REDD提案的构想是把森林纳入碳市场。减少森林砍伐的举措将产生抵消信用额度,后者可以出售给工业化国家和公司。但是按照这种体系,只有工业化国家的公司继续产生污染,一个森林才能得到保护——这导致了不存在气候净收益。
 
Nicholas Stern勋爵和其他经济学家提出,给碳设定一个强劲而稳定的价格是减少碳排放的最佳方式。但是近来绿色和平组织撰写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碳市场中纳入REDD抵消信用额度可能让碳的价格下跌至多75%,显著地减少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投资清洁和可再生技术的动力。这份报告描述了这如何会"锁定"不清洁的技术,让温度的上升保持在2摄氏度之下所需的减排变得更昂贵和更困难。
 
诸如清洁发展机制(CDM)等碳市场的历史也表明,投资者倾向于集中在少数排放率高且拥有很强的能力的发展中大国。例如,超过90%的CDM收益进入了仅仅4个发展中国家:巴西、中国、印度和韩国。预计REDD也会发生同样的情况。此外,尚不清楚许多拥有热带森林的发展中国家是否能满足市场参与者的严格的监测、报告和会计标准。
 
新的希望
 
有几个全球森林基金的创新的替代提案可能保证每年提供数百亿美元的森林资金,而且避免碳市场抵消的问题。要求各国和公司为它们的碳排放权的仅仅5%付款(目前它们免费获得了这些排放权)——这符合谁污染谁付款的原则——可以每年获得200亿美元的资金。对国际交通征收0.6%的税也可以获得同样额度的资金。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灵活的方法,它能尽快让尽可能多的拥有热带森林的国家参与进来。一个全球基金可以为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提供帮助,为森林砍伐率高和低的国家以及能力和需求不同的国家提供融资。国家层面的REDD手段也将避免"地方"(或基于项目的)手段仅仅把森林砍伐从一个地区转移到了另一个地区。
 
应该优先重视以促进生物多样性和尊重当地和土著居民的权利的方式采取以零森林砍伐和林地退化为目标的积极行动的发展中国家。
 
现在正是时候
 
近来的科学研究表明,如果不能让全球温度的上升保持在2摄氏度之下,这可能导致主要热带森林因为火灾、干旱和虫害的增加而显著消失。为了挽救气候,我们必须保护森林。为了挽救森林,我们必须保护气候。
 
REDD是让温度的上升保持在2摄氏度之下的任何方案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但是如果仅仅在碳市场中应用它,它也可能让工业化国家获得了一个拖延实现该目标的进程的方法。关于REDD的决定将不仅将对拥有热带森林的发展中国家产生巨大的影响,也将对那些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效应伤害的国家产生巨大的影响。发展中国家关于森林的立场可能对我们应对灾难性的气候变化的成败起到关键作用。
 
Roman Czebiniak是绿色和平组织的气候变化和森林问题的政策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