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媒体和政府需要对埃及在甲型H1N1流感问题上的混乱负责

Nadia El-Awady说,埃及在甲型H1N1流感上的混乱完全是由媒体和政治家造成的。

一种新型流感病毒——甲型H1N1流感,或称为“猪流感”——的出现让埃及进入了全国混乱。随着流言和阴谋论的流行,7000万人盲目地挥舞着他们的木剑,试图挡开一个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的敌人。

世界卫生组织在4月23日开始证实墨西哥和美国的甲型H1N1流感病例。在不到一周之后(4月28日),埃及人民议会要求屠宰该国的大约30万头猪。4月29日,根据总统令,屠宰开始了。到昨天(5月14日)为止,超过38万头猪被屠宰。尽管埃及没有一例证实的甲型H1N1流感病例。

现有的担忧

这种严厉的措施很可能源自对埃及政府在2003年禽流感流行时的反应迟钝——人们认为这导致了禽流感在该国流行——的广泛批评,以及担心禽流感病毒在埃及的猪体内突变,形成一种新的更危险的病毒。

埃及是为数不多的拥有相当数量的猪只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之一。该国的大多养猪农民属于基督教少数群体,而且生活在贫民窟,他们接近那些以可食用垃圾为食的猪。

此前这种情况已经引起了卫生担忧,而政府已经打算从2006年起摆脱掉这些猪,或者至少为它们搬家。但是,由于担心公众反对,它还没有采取措施,而一些分析家认为政府正在利用当前的猪流感恐慌获得公众支持。

饥渴而不负责任的媒体

当地媒体正在用贪婪的胃口报道这一恐慌的每一方面。一些记者保持了平衡和专业素养。但是许多记者没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发表了没有确凿证据的新闻——例如,引用了“专家”说猪肉进入了埃及的食品工业,作为廉价牛肉出售(穆斯林禁止食用猪肉),甚至提出这种病毒可能是生物武器。

这种获得错误消息的新闻正在制造恐慌。例如有媒体报道说,一些学校不允许养猪农民的孩子进入学校,担心传播甲型H1N1流感(尽管埃及还没有该病的任何病例)。其他媒体报道了呼吁在允许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及其团队于6月访问之前对其进行医学检查。

这种情况又带来了该国表面上的穆斯林-基督徒的张力——埃及的政府和宗教界总是激烈地否认这种张力。许多基督徒养猪农民指控政府对宗教不宽容,而记者正在匆忙地强调由猪传播的疾病——并得出结论说这就是真主为何禁止穆斯林吃猪肉的原因。

为一份政府拥有的杂志工作的记者走得更远,她引用了一位埃及科学家的“研究”说,食用猪肉可以让人们感染猪的坏习惯,诸如聚众狂欢,以及当配偶通奸的时候不会感到嫉妒。

当我向这位记者询问她的新闻来源的时候,她说她是在互联网上发现的(媒体批评了它,而她觉得它应该得到合适的表彰)。而该研究的作者、Assiut的动物研究所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我说,她是从网络论坛上得到了那些信息。

政府的角色

很明显,责任并不完全在于媒体。为了变得透明而向媒体发出公开声明的政府部长和新闻发言人也要对推动公众的恐慌负部分责任。

例如,教育部长呼吁中小学和大学在露天场所进行期末考试,而让祈祷者在开放区域而非清真寺进行祈祷,从而让可能的感染最小化。

受到高层伊斯兰学者支持的卫生部长Hatem Al-Gabaly也类似地要求去麦加和麦地那等圣城的朝圣者推迟行程,这是因为担心在人群中可能被感染。据报道,农业部禁止了所有猪制品的进口。

政府的声明也导致了各种阴谋论。例如,上周Al-Gabaly告诉政府拥有的《金字塔报》说,世界卫生组织可能“为了一些国际公司的利益”而工作,而且它“强迫我们投入大笔开支而没有提供正当理由”。

简而言之:埃及一片混乱。而且社会的几乎所有部门都有责任。

但是我们如何才能摆脱这种情况?所有各方必须行动起来。政府官员必须把透明度和提供错误信息区分开来。埃及的科学家必须和媒体有效沟通,并且把他们的意见建立在科学事实之上。而媒体需要学会如何避免被它们的消息来源误导、导致在公众中间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和传播错误信息。

Nadia El-Awady是埃及的科学新闻自由撰稿人。她是世界科学记者联盟的理事会成员,而且曾任阿拉伯科学记者协会的主席。她是本网站的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