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水纳米技术可以帮助工商界创新和增长

Mohamed Abdel-Mottaleb说,发展中国国家的工商界必须向用于净水的纳米技术研发投资从而保持领先。

纳米技术——在小于100纳米的尺度下运作的技术——已经在水净化领域有了应用:从大规模水淡化厂的纳米膜到去除家庭水源中的污染物的磁性纳米颗粒(见 “用于净水的纳米技术:事实和数字”)。

面对危险的全球水危急,净水的纳米技术正在改变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工商界前景。公司必须改变它们运作的方式,利用这些技术保持它们的竞争力。

“一切照旧”的理论常常假定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只是组装和进口技术,而不是建造和设计技术。但是纳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的大型和小型企业都提供了创新、发展和争取市场的机遇。

成功地争取到这种提供安全的水的“纳米技术机遇”意味着尽早投入这场竞赛:与科学家合作,促使年轻的科学家设计新的解决方案,而且与政府合作确保理解和正确管理风险。

许多发展中国家对纳米技术已经进行了非常积极的研究,即便它没有广为公开。例如,诸如巴西、印度和伊朗等国都拥有战略纳米研究项目。

一些行业正在充分利用这种当地的专家技能。在埃及,SabryCorp正在与沙漠研究所和农业与研究部合作,把纳米过滤系统商业化。在印度,Eureka Forbes Limited与印度理工学院钦奈分校合作开发了纳米过滤器。在南非,Mintek纳米技术创新中心的科学家正在与工业伙伴合作探索如何用纳米材料检测和消除水污染。

发展中国家需要更多这样的合作,弥合产业与学术界之间的传统鸿沟。先进的技术取决于知识库和创造性——当地的研究和发展必须繁荣起来,让工商界获得诸如纳米技术这样的新技术的利益并利用它们解决当地问题,诸如获取安全的水。政府和工商界应该培育产业和学术界之间的合作,并建立技术转移实验室,从而鼓励纳米技术走出实验室,进入市场。

赶上还是落后

纳米技术为发展中国家的公司提供了“赶上”工业化国家的机遇。它是一个迅速进步的研究领域,在很多地方有取得新发现的潜力,而且新的和革命性的创新正在不断出现,它们常常只需要廉价的研究技能和削减成本的技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和工业界正在抓紧时间利用这个罕见的机遇窗口。例如,中国拥有的纳米技术专利数量排在美国之后,列第二位。

中东在接受纳米技术方面已经慢于其他发展中国家,但是情况正在改变。沙特政府正在资助先进的实验室研究水处理纳米技术(例如,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科学技术城有一个与IBM合作建立的纳米技术中心,研发用于海水淡化的纳米膜),而伊朗国家纳米技术项目把水处理作为一个关键的优先任务。

但是这些项目仍然很少,而且没有加以协调,常常是复制该地区的其他研究中心的工作,而且该地区的公共和政府机构都没有获得关于它们的工作的准确信息。

然而纳米技术正在为水过滤提供这样一个革命性的进步,以至于在几年时间里它将可能超越这场竞赛。没有尽早向这些新的和先进的技术投资的公司将会发现,它们或者失去生意,或者在其他公司占领市场之后需要追赶。类似地,没有向这些技术投资的国家将落在不断增长的“纳米鸿沟”的后面,而且面对严重缺水,它们将不得不诉诸进口技术或水。

战略和基本规则

除了资助和研究,地方和区域决策者还需要在透明的基础上建立一个促进进步的清晰的战略,增加人们对纳米技术的意识,以及建立适当的管理。

工商界可以提供帮助。它们首先必须促进关于纳米技术改善供水的潜力和其中涉及的风险的公众意识。通过诸如SabryCorp的in2nano等项目的对话可能有助于让当地社区和公众参与。

发展中国家的工商界自身也需要建立对基于创新的增长机遇的意识。特别是,能与水污染物形成化学键的纳米颗粒可以消除汞、砷和铅等污染;允许水更自由地通过的纳米工程膜是更有效的过滤器;光触媒材料可以借助紫外线消除水污染物;最重要的是,纳米技术提供了脱盐的方法。

我认为工商界还必须争取涵盖水净化纳米技术的全面立法。尽管这看上去可能有争议——工商界通常希望减少可能限制它们的活动的管制——我们需要一个平衡的手段。一个清晰的管理框架将通过防止这种技术被滥用——这本身可能造成媒体、政府或公众反对纳米技术并从而破坏市场——从而真正造福行业。

最重要的是,产业、学术界和政府需要为基于纳米技术的进展建立协调一致的区域和长期战略。如果不这么做,大笔投资可能就会打了水漂。

意识到严重性的公司需要一起培育一个促进发现和发展的合作环境。

Mohamed M. Abdel-Mottaleb是纳米技术咨询企业SabryCorp的首席执行官,也是尼罗河大学的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