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作物和基因巨头:对农民的坏消息

Kathy Jo Wetter Hope Shand说,未经证实和获得专利的转基因作物将不会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农民适应气候变化。

全球发达国家极其庞大的碳足迹已经伤害了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尤其是最近以能源作物种植园的形式伤害了后者。这些种植园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和坦桑尼亚——的森林砍伐和农民被驱逐有直接的责任。

如今,全世界最大的种子和农业化学公司正在储备数以百计的转基因作物基因的专利,这些转基因作物能抵抗与气候变化有关的环境胁迫,诸如干旱、热、冷、洪水和盐碱土。

2008年,侵蚀、技术和集聚行动团体(Action Group on Erosion, Technology and Concentration)报告说,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包括BASF、拜尔、杜邦、孟山都和先正达已经在全世界的专利机关注册了532个关于所谓“气候准备”基因。

在欧洲和美国之外,主要粮食生产国的专利机构——包括阿根廷、巴西、中国、墨西哥和南非——也忙得不可开交。自从去年统计以来,那些“基因巨头”已经又申请了至少65个与植物耐受环境胁迫而非虫害或杂草等生物胁迫有关的专利。全世界最大的种子公司孟山都和全世界最大的化学企业BASF结成了一个价值高达15亿美元的伙伴关系,从而开发这类作物,这提示迄今为止申请的专利数量仅仅是一个开始。

坏消息

但是专利申请的庞大数量并不意味着这些企业已经发现了解开植物如何承受环境胁迫的一把钥匙——尽管它们可能敲对了门。我们尚不知道这些植物在大田中的表现如何。我们知道的是它们出现在市场上将增加大公司实力的集聚,提升成本,抑制独立研究,而且最令人担忧的是,可能破坏农民保存和交换种子的权利。

还有更深远的一种危险,即随着气候危机的深化,各国政府可能强制农民种植规定的生物技术种子,这些种子具有适应气候变化的关键性状。这已经在美国发生了——美国政府的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为种植孟山都生物技术玉米种子的农民提供一个折扣,这是由于根据孟山都提供的数据,和其他品种相比,这种玉米低产的风险更低。美国政策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样板,这是很常见的,因此我们看到其他国家政府做出类似的决策并不会感到吃惊。

生物技术公司坚持认为他们不想束缚发展中国家正在为生计而挣扎的农民,也不想把食物从饥饿的人们口中夺走。他们提到了诸如非洲节水玉米合作等项目就是证据。该项目让孟山都和BASF合作,在来自慈善基金会的4700万美元的资助下开发耐旱玉米。它们将免费提供给肯尼亚、南非、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的农民。

尽管这类项目为参与其中的公司提供了很好的宣传,也有理由保持怀疑。就在这些公司看上去正在从事不附带条件的慈善事业的同时,诸如作物国际协会(CropLife International)等工业团体正在对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开展猛烈的攻势,让后者制定更强硬的知识产权法律,从而确保农民为专利种子支付使用费。

例如,肯尼亚最近通过了一项“反伪造法案”,它适用于“关于受保护的商品在肯尼亚或其它地方的任何知识产权。”乌干达和坦桑尼亚跟随肯尼亚起草了它们自己的反伪造法。肯尼亚的法律把侵犯植物育种者的权利明确视为犯罪。最近,肯尼亚通过了一个生物安全法,允许转基因作物的生产。市场流入昂贵、有专利的种子以及更严格的知识产权法律对那些急于让农作物适应变化的气候环境的农民没有帮助。

超越生物技术

生物技术的倡导者一直宣传说只有遗传工程才能带来能够在气候变化中生存的作物。相反,动植物的遗传多样性和农业界多样的知识和实践才是让当地农业适应变化的气候的最重要的资源。

整个社会特别是政府必须承认、加强和保护以农民为首的适应气候变化的策略——诸如让作物更加多样化并让它们进入市场的举措。农业界必须直接参与设置适应气候变化的优先事项和策略。在适当的情况下,科学家可以和农民合作改善自然保护技术,加强当地育种策略,并帮助发现和获取种子库中保存的种子。

这可能涉及到加强和扩展农民对农民的网络,从而通过La Via Campesina等组织交换和改善农作物。它还可能涉及到促进农民获取用于育种试验的遗传物质新资源,并根据《国际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条约》贯彻农民的权利。

Kathy Jo Wetter是ETC组织(Action Group on Erosion, Technology and Concentration)的项目经理,而Hope Shand是该组织的研究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