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使用者可以促进有创造力的创新造福穷人

Tara Acharya说,开放创新有潜力重振发展领域,为创新性知识和资源提供新的源泉。

始于大约20年前的开源软件运动的开放精神如今已经开始走出信息技术部门。许多公司正在从它们自身机构之外征集观念、知识和资源——不仅仅来自专家顾问那里,也来自业余的热心人士、消费者和最终用户。

当热心人士开始破解改装丹麦玩具制造商乐高公司流行的“头脑风暴”机器人套件的时候,该公司变成了这种“开放创新”的支持者。乐高公司并没有对这种行为进行报复,相反,它设立了一个“头脑风暴用户委员会”——由“主导用户”志愿者组成——从而共同开发和测试新玩具设计。其他大公司,包括丰田、宝洁和卡夫都开创了开放创新模型从而促进它们的业务。

问题在于:它是否也能为全世界的穷人创造价值?

据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Henry Chesbrough说,创造性知识是分布的,而研发的中心化方法正在变得过时。

今天我们的技术互联互通能力让我们有了空前的机会去利用全球创造力促进产品和服务。这些原则应该用于服务我们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最富有的人。

令人鼓舞的迹象

有一些证据表明发展领域正在开始利用开源和用户驱动的创新模型去影响产品和服务设计。

例如,Changemakers运营了“协作竞赛”从而征求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这涵盖了从微型金融到廉价住房和卫生保健等主题。参与者可以在网上互相查看对方的解决方案、调整他们自己的方案,并帮助他人修改他们的方法。

去年的水和卫生设施的竞赛有来自54个国家的264位参赛者,而且它动员了地方创新的投资。获胜者之一是印度的Slum Networking,它利用自然排水通道为贫民窟提供更廉价和更高质量的水、卫生设施和排水系统。

另一个例子是InnoCentive,它的“群体外包”(crowdsourcing)模型寻求来自全世界的科学家和热心人士对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包括几个把重点放在农村社区的技术需求上的解决方案。第一个解决方案是太阳能手电筒,村民可以把它用于室内一般照明。提供这个主意的非营利公司SunNight Solar如今正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农村分发这种手电筒。

传播话语

用户产生的或者用户驱动的创新(UDI)起源于最终用户本身。它已经存在数十年了(山地车产业就是从用户产生的创新中成长出来的)。

创新倡导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Eric von Hippel说,用户开发和修改产品和服务的动机是“由于他们无法从制造商那里得到他们真正所需要的东西”。

在发展领域,UDI认识到穷人足智多谋、具有创造性,而且常常通过他们自己的手段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但是为了实现更大的影响,UDI必须被其他用户承认和传播。

正向偏差项目(PDI)利用了一个有趣的方法去发现和传播UDIs,它是基于一种经验,即在每一个社区,一些个体能发现比他们的邻居更好的解决流行问题的方法。

PDI方法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被应用于诸如商业性工作者的安全套使用、教育效绩、贩卖人口和在医院预防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等问题。

一个早期的强有力的例子是消除越南的营养不良。在接受研究的村庄中,大多数儿童营养不良,只有少数儿童营养良好。通过随访这些儿童及其家庭的行为,科学家发现他们的父母在稻田捉蟹并把蟹加入他们的孩子的饮食中。这些人能获得的资源与他们的邻居完全相同,但是他们在行为上的自发转变让他们的孩子更具优势。一旦这种干预手段被发现,它就被其他家庭和越南全国的村庄分享和采纳。

印度的农村创新网络(Rural Innovations Network)采用了另一种UDI的方法。它发现、孵化和传播能对农村生计产生显著影响的基层技术创新。例如,它帮助一位创新者开发了煤油炉灶的一种新型节能燃烧装置,它更廉价、寿命更长、更安全,而且比传统燃烧装置更容易维护——这让它对农村消费者很有吸引力。农村创新网络为创新者提供关键的市场研究和营销服务。

加速变革

我们全都可以在加快变革步伐和把开放创新带给发展领域方面扮演一个角色。正在解决穷人需求的组织或公司可以把开放创新过程放到它们的方法工具箱中。那些已经在私营或非营利部门成功使用开放创新的机构可以通过知识分享、倡导和战略伙伴关系从而帮助让人们获取它们的技术。

资助机构可以支持寻求用开放创新方法进行实验的机构。

而政府可以为开放创新提供激励或承认,例如印度的国家创新基金会每年为基层创新者颁发一个奖项。

在这个迅速全球化而当前经济低迷的时代,我们应该抓住开放创新提供给我们的机会,为所有人的更美好未来而协同有效地工作。

Tara Acharya是美国纽约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项目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