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大学排名的问题

Ellen Hazelkorn说,我们对于顶级排名大学的痴迷正在让我们拒绝一个“世界级”的全球高等教育体系。

高等教育体系中几乎无人不知大学排名。它们衡量一所大学吸引人才和产生新知识的能力,利用出版论文或论文被引用的数量来确定科研品质。

《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NWR)从1983年开始提供美国大学的(排名)信息。从那以后,40多个国家建立了全国排名。全球排名可能更晚,但是它们已经变得更具影响力。上海交通大学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SJT)始于2003年,之后在2004年还出现了Webometrics 排名以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特刊QS世界大学排名(THE-QS),2007年出现了台湾研究型大学科学论文成绩排名,2008年出现了USNWR的世界最佳大学排名。而欧洲联盟宣布将在2010年试行一个“新的全球范围的多维度大学排名系统”。

为顶级而竞争

尽管全世界有1.7万个高等教育机构,但人们对前100名大学的身份近乎痴迷。没有一所这样的大学在非洲或南美洲。

排名最初是为了本科生和他们的父母而建立的。事实上,国际研究显示表明优秀学生认为大学排名靠前能带来特别的利益,积极地影响他们的职业机会和人生质量。排名靠前的大学常常收到更多的学生申请,而排名靠后的大学生源数量可能下降。

然而,今天的排名影响着一大批利益攸关方的选择和决定。而大学本身用许多方式使用排名,其中一些是正向的,而有一些是负向的。

谁使用排名?

排名影响着大学关于其国际伙伴关系的决定。这样的伙伴关系对于研究、学术项目和学生/教师交换已经具有战略重要性。根据一项国际调查,57%的被调查者说他们的机构的排名影响着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的科学家是否与他们合作,而34%的人说他们感到排名影响着学术或专业组织是否会把他们接纳为会员。

大学还在内部利用排名来为决定与哪些机构合作提供信息。例如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前任执行校长Ian Gow提出,政府机构正在敦促地方高校把合作伙伴限定在前20位的外国高校。其他地方的学术界人士也证实了他们不太可能考虑与排名更低的大学结成科研伙伴关系,除非后者的个人或团队非常优秀。这可能为新的或者发展中国家的高等教育机构带来明显的劣势。

当慈善家考虑哪所大学提供最好的品牌形象和投资回报的时候,他们也参考排名。德国电信承认它用排名系统去影响它关于专业席位的决策,而波音公司说它将使用排名数据决定“哪些大学……分享[它]……在职业教育和补充培训方面支出的1亿美元。”

大学正在设定优先事项并把资源分配给可以帮助促进它们的排名的学科和研究领域。许多政府在决定资源分配和机构资质鉴定的时候使用排名。

排名还会影响寻求政府奖学金留学的学生——在蒙古和卡塔尔,奖学金仅限于授予被高排名的国际大学录取的学生。

而且它们可以决定政府是否承认外国大学的资质——马其顿自动地承认THE-QS、SJT或USNWR排名中的前500名大学。

雇主是另一个经常使用排名去衡量毕业生成功可能性的群体,这让他们更不愿意去录用来自排名不佳的大学的毕业生。

并非有意的效应

由于这些效应,没有进入排名可能意味着一所大学被外国博士生、“世界级”科学家、学术伙伴和慈善家忽视。

而且由于排名利用的标准和数据最能记录生物科学的表现,艺术、人文和社会科学容易受到伤害。诸如工程、商业和教育等专业学科没有很强的同行评议出版的传统,它们也面临着压力。

排名重视地位和声誉,强烈地偏向历史悠久和资金充裕的机构,通常是偏向发达国家的医学院。这种体系让发展中国家的大学无法与美欧的重量级选手竞争。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之间的鸿沟,以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大学之间的鸿沟很可能会扩大。

一个特别的问题在于排名固定了对某一时刻的品质的单一定义,而高等教育机构和它们的使命是多样化的。仅仅把重点放在科研强度上,就忽略了其他的维度,诸如教学、社区参与、第三职能和创新,以及社会和经济影响。

此外,高等教育机构是复杂的组织,不同的院系和活动有不同的优势和弱点。根据所使用的标准或者指标/权重的不同,对优秀程度的定义可能不同。由于排名计算总分,高等教育的复杂性被减少到了一个数字分数,而差别被夸大了。

尽管存在这些批评,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等国的政府正在寻求建立它们自己的世界级大学。

世界级

当然,排名可以帮助改革和使高等教育现代化,鼓励大学让服务和管理变得专业化,并改善它们的课程和服务师生的设施的质量。

但是与其把资源集中在少数精英大学上,不如将目标定为建立一个世界级的高等教育系统。政府应该着眼于建立一大批不同的大学,每所大学都有世界级的专家,从而吸引优秀学生和高技能劳动力。建立这样一个世界级的高等教育系统可以让各国动员整个系统的潜力并发挥其杠杆作用,为整个社会造福。

Ellen Hazelkorn是爱尔兰都柏林工业大学的研究生院院长、研究和企业负责人。她也领导着高等教育政策研究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