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天文学可以推动发展

今年是国际天文年,自从伽利略•伽利莱首次通过望远镜观察天空已经过去400年了。

天文学可以破解宇宙的许多奥秘,但是这就够了吗?人们把天文学当成一门深奥的科学,和发展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当还有人生活在贫困中的时候,各国如何证明向望远镜、天文台和天文研究投入大笔资金是正当的?

创造收入

如果仅仅以经济方面的理由去证明投资天文学是正当的,那么发展中国家的(事实上也包括其他国家的)天文学可能会完全消失。幸运的是,南非的经验表明有形的经济社会回报是可能的。

南非在南非大型望远镜(SALT)上的投资刺激了该国的经济,当地的工业为该望远镜制造了大约60%的零件。

它还能促进旅游业,并创造新的工业工作岗位。在启动的头一年中,每年访问萨瑟兰小镇的游客就从几百人增加到了1.3万逾人。结果,旅馆、咖啡馆以及旅游相关行业迅速涌现。SALT间接收益项目(SCBP)与当地的利益攸关方合作,开发了“天文旅游”。越来越多的南非公司也向天文学的兴趣投资,利用“业余”望远镜吸引外国游客和商业公司。

在纳米比亚,当地人也凭借高能立体望远镜系统(HESS)获得了天文学带来的新的收益。该系统是在Gamsberg Pass附近建立的一组望远镜,用于研究宇宙伽玛射线。例如,该地区的一些农民在他们的后院架起了一些小型望远镜,供来访的天文爱好者使用。

而且天文学还能为制造业带来副产品——为HESS项目制造的甚高速开关器件正在被用于商业消毒系统,因为它们可以制造出强消毒剂臭氧。

让公众参与

或许天文学帮助发展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增加对科学的一般兴趣,并鼓励公众参与。许多文化有很长的地方天文学的历史,这为介绍对宇宙的现代理解提供了一种便捷的途径。

南非的天文台总是积极地促进公众理解科学。SCBP的活动——从观星和旅游到公共演讲和节日——让萨瑟兰的当地社区参与了对话。定期的新闻稿让天文学在全国报纸上占据一席之地,而海报和纪念品让公众对天文学既知情又感兴趣。

这样一个旗舰项目也可以鼓舞人心。年轻的南非人渴望成为SALT的一部分——它是南非成就的标志。SALT是学校课程的一部分,帮助教授了数学、科学和技术的概念。天文学总是能激发好奇心,它可以成为一种强有力的学习文化的汇合点。

天文学项目带来的庞大预算可以为教育提供资金。SCBP为教师和学习者提供定期的研修班,其主题涉及从建造望远镜和分光镜到解释季节或日月食等天文概念。它还运营科学俱乐部和一个实习项目,分配教育资源并协调天文和物理奖学金。

通过向贫困环境中的教师和学生提供活动书籍、海报、游戏、卡通和竞赛,国际天文年是扩展这种支持的一个机会。它可以成为利用天文学促进教育的一个非洲网络的启动平台。

建设能力

增加公众对科学的兴趣和改善科学教育可以帮助发展更具技能的劳动力。

天文学提供了理论和实践上的科学研究的训练,这可以轻易地转移到诸如气象学、计算机科学和通信等应用领域。实现这些的工具并不昂贵。天文学数据库廉价而且容易获得,特别是与一些遥感数据相比。然而数据分析技术(例如图像处理)在这两个学科中是类似的。

天文学的“国际精神”也能建设可迁移的技能。例如,全球望远镜(一个科学家国际合作项目,用于获取、分析和解释数据)邀请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去美国与项目创始人合作并向后者学习。他们会带回新的工具、软件、知识和热情。

像这样的项目可以让发展中国家加入世界上的一些最先进的科学研究,让它们进入受到国际承认的科学家的竞争性的联盟中。

事实上,这种缔结网络的潜力是天文学最强大的资产之一。SALT已经让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光学天文学方面进行了新的合作。

而南非的国立天体物理学和空间科学项目(由培养天体物理学和空间科学硕士生和博士生的11个大学和4个研究机构组成的一个联盟)已经促进了整个非洲的合作。它在开普敦大学培训来自整个非洲大陆的学生。许多学生回国之后在本国建立了天文学项目。

知识经济

天文学是进入先进科学的一条道路,直到不久前它还是工业化国家的专属领域。

为了拥有知识经济和有科学素养的人口,发展中国家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向基础科学和理论研究投资。南非长久以来认识到了这一点。1996年发布的一份政府白皮书指出:“在全世界范围存在一个明显的趋势,即好奇心驱动的研究是人均国民收入的增函数…… 重要的是,不应该认为基础研究活动是脱离实际的,因为它是标准的秉持者,缺少了它,在更长的时期里应用科学也会死亡。”

确保各国投资并维持天文学的最佳方式是实现其发展收益。南非正在证明这是可能的。全世界的天文台和天文学研究所应该建立并支持类似于SCBP的项目。通过用这种方式加强它们的天文学界,发展中国家可以在实现它们的发展目标方面取得进展。

Kevindran Govender是SALT间接收益项目的经理及南非2009国际天文年的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