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发展中国家科学院成立25周年—展望与回顾

过去25年来,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培育并表彰了发展中国家的科学。Jacob Palis进行了回顾,并展望了未来面临的挑战。

今年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成立25周年。在过去的1/4个世纪中,这个科学院已经成为国际科学界的一个主要机构,而且是发展中国家科学的一个关键代言人。

TWAS成立之初有42名院士。如今的院士数量是871。将近85%的院士来自发展中国家——这是一个清楚的迹象,表明发展中国家的科学能力正在增长。

许多因素推动了这种良好的趋势,包括政府不断加大对科学技术的投资,新的信息通信技术(ICTs)的崛起,以及发展中国家科学家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所有这些都鼓励了科学家在本国追求他们的事业。

支持和表彰科学

TWAS对于这些进展做出的贡献感到骄傲。它还帮助在决策者和公众中间促进了科学传播,同样重要的是,它还提高了发展中国家科学家个体的知名度。

入选TWAS就证明了一位科学家对他或她的领域的贡献。它还让科学家得到了声誉和承认。入选科学院的过程充满了竞争——每年只有不到25%被提名的科学家成为院士。结果,TWAS有理由说它的成员代表了发展中国家最优秀的科学。

通过其研究资助项目,TWAS还帮助了成千上万处于事业关键点上的科学家。最近,它还把这个项目加以扩展,从而资助80个科学最落后国家的研究组。

通过支持科学家和科研机构,TWAS的研究资助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和社会提供了广泛支持。例如,在TWAS的支持下,马里大学科学技术系正在利用纳米过滤技术帮助改善水质,而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病理学研究所正在进行急需的针对利什曼病和血吸虫病的可持续控制策略的研究。

通过资助科学最不发达国家的研究团体,TWAS希望缩小各国科学能力的差距,不仅仅是缩小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还要缩小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

TWAS在基础科学领域的奖项表彰发展中国家顶级科学家的事业。由意利(illycaffè)资助的的里雅斯特科学奖认可并奖励发展中国家最杰出的科学家。2008年该奖项的获得者是Beatriz Barbuy,获奖原因是由于她扩展了我们对于恒星化学组分的理解,印度工程师兼物理学家Roddam Narasimha也因为他对流体力学的开创性工作而获得该奖。

发展中国家的声音

在过去1/4世纪里,TWAS代表了发展中国家的科学界的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帮助指引了发展中国家内部的政策辩论。

TWAS通过各种手段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手段包括为研究和科学交流提供资助,支持科学会议以及资助研讨会,从而为科学家和决策者提供关键的培训机会以及关于安全饮用水、生物多样性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指导。

科学院还参与了EuroAfriCa-ICT共同体等项目,这是欧盟资助的一个项目,它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促进欧洲、加勒比地区以及非洲科研机构的合作研究。这样的项目帮助发展中国家积累了利用尖端技术方面的能力,并确保它们参与今天最关键的科学辩论。

南南支持

或许最重要的是,TWAS成为了南南合作与支持科学方面的一座桥梁。科学院的南南研究生和博士后奖学金项目可能是发展中国家科学能力建设影响最深远的项目之一。每年该项目为在巴西、中国、印度、马来西亚、墨西哥和巴基斯坦学习的来自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青年学生提供250份奖学金。

如果TWAS能够维持并增加奖学金份数,它就有可能帮助训练成千上万的青年科学家。这将显著扩大最不发达国家的科学知识的视野。该项目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培育的团结精神还可能有助于在各国的科学界形成一种共同的使命感。

前方道路

但是尽管TWAS在过去的25年里实现了许多成就,尚待解决的问题更多。

TWAS必须继续提高科学在发展中国家的知名度,这些国家尚未全面参与和促进科学能力建设。克服南南差距很可能是未来发展中国家的科学面临的最根本问题之一。

为了帮助这一举措,TWAS必须成为分享和讨论理念的一个地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必须继续致力于对气候变化、能源供应、生物多样性流失以及新发传染病等直接影响他们国家福利的问题进行研究。

TWAS还必须继续帮助中青年科学家。科学的未来属于下一代科学家,而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全部潜力。

最后,TWAS必须扩展其作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桥梁的角色,从而帮助促进科学研究和制定有效的国际政策。

TWAS成立25周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但不是一个可以不思进取的时刻。我相信,随着我们为了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和社会利益而用学到的经验教训迎接未来的挑战,科学院的下一个25年的成果将更加丰硕。

Jacob Palis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