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规划不良和腐败导致戈西河洪水

萨塔阔什河(跨越印度和尼泊尔的一条河,更常见的名字是戈西河)堤坝的溃决导致洪水淹没了整个地区,破坏了基础设施,让两国数千人无家可归。这场灾难来自三个因素的邪恶的结合:错误的技术选择、不良的制度安排以及50年的政治处理不当。

错误的选择

戈西河是一条巨大的传送带,把沉积物从喜马拉雅地区传送到了孟加拉湾。每年大约有100万立方米的碎石、沙和泥流出多山的尼泊尔的Chatara峡谷。这种流动并不是因为森林砍伐:今天戈西河流域的森林覆盖面积比此前任何时候都多。它是由喜马拉雅的地质构造和季风体系联合造成的。随着河流流速在下游平原减慢,它把沉积物沉淀下来,填入了该河的主河道,直到它溢出,开辟另一条新的河道。这个自然过程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内陆三角洲,它从尼泊尔南部延伸到印度的比哈尔邦。

但是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戈西工程”利用堤坝限制了该河的河道。这让沉积物沉积在主河道内,把这条河抬高到了周围陆地约4米以上的地方。这是一个等待发生的灾难。不加选择的筑坝从来都不能阻止戈西河的沉积物。上个月溃堤的时候该河的流量甚至不高。实际上,它低于8月份的最小平均流量。

而且这个问题并不仅限于Kusaha的溃堤地点——比哈尔邦的中游和下游三角洲的戈西河的新河道的位置是完全不确定的。在考虑修建任何新的堤坝或者修复原有堤坝的时候必须审视这条河的形态学动态。

为戈西河建立高坝也不是解决方案。它仍然忽略了沉积的主要问题(任何蓄水库都会被来自喜马拉雅的沉积物迅速填满)。除此之外,它可能需要20年或者更长的建造时间,代价极为昂贵,因为迁移尼泊尔的地方人口而造成社会问题,而且没有考虑到地震活动或者在建造期间需要避免瞬时的洪水。印度和尼泊尔都无法负担和高坝有关的技术、经济和社会成本。

新的或者替代性质的技术——它们适合一个不稳定但是非常肥沃的洪水平原——需要满足尼泊尔和比哈尔邦的直接需求。例如,可以使用传统的解决方案,如建造架空房屋和让村庄建筑在抬高的地基上,从而保证生命财产安全(但是它可以让洪水经过,留下肥沃的淤泥)。交通、住房和农业部门的设计原则都需要重新考虑。

管理不善

制度管理不善也是造成上个月洪水的原因之一。戈西河条约——签定于1954年,目的是控制夏季洪水并在冬季提供灌溉——是一个强加给尼泊尔的新殖民主义的条约。它在各个层面上都存在制度的不负责任。

例如,它让印度的水利官僚拥有完全的控制权,指定印度负责戈西工程所有的设计、建设、运营和维护。尼泊尔不能在洪水的时候命令开闸,也不能在旱季的时候供应灌溉用水。

然而,这场灾难以一种悲剧性的和不当的方式清除了该条约的基础,让人们呼吁以一种更健全和公平的态度去重新考虑戈西河的管理。

处理不当

未来的任何条约也要解决另一个问题——腐败。上溯到1991年,一位印度学者在孟买的《经济政治周刊》上写道,估计比哈尔邦政府每年用于建造和维修工程的25亿—30亿卢布中的至多60%被政客、承包商和工程师贪污。据说有一个完善的佣金体系,其中的每个人都能得到一定的份额——从部长到初级工程师。真正的支出从来都没有超过预算费用的30%。承包商的账单不经检验就得到了付款——许多声称已经完成的清淤和维护工程从来都根本没有完成,而报酬却照付。事实上,据说工程师从佣金体系中获得了太多的钱,以至于他们都不愿去领薪水。

我的理解是,尼泊尔执政党的干部知道了国境那边的腐败,也要求得到一份。看上去在今年季风季节开始之前有一个艰苦的谈判,但是没有达成协议。戈西河的官员与对印度最为友好的尼泊尔政府没有达成正式协议,这是因为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工作,而是分赃。

未来之路

应该如何前进?需要做三件事。戈西河的洪水是一场重大的人道主义悲剧,尼泊尔必须用开放的心态、慷慨的拨款和有同情心的手来解决它。大约5万名无家可归的尼泊尔人很可能永远背井离乡,因为新的戈西河似乎不太可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回到原来的河道。必须立即让他们入住营地,并帮助他们找到一个永久的定居点。

把尼泊尔东部新的戈西河切断的地区和该国其他地方尽快连接起来,这也是一项优先任务。这就意味着要在Chatara地区的戈西河上架桥,并恢复主要道路的交通,例如Mahendra公路。

而且需要进行一场严肃的公共审议和辩论,从而为戈西工程指明一条健全的前方道路。这必须是公平和公正的,印度和尼泊尔的科学家和公民运动组织都要参与。

Dipak Gyawali是尼泊尔水资源部的前部长,也是尼泊尔水保护基金会的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