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也要对抗肥胖症

Rachel Huxley和武阳丰指出,中国也要对抗变化的食谱、过于久坐的生活习惯和“肥胖是福”的文化来遏制肥胖发展。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中国通常被认为是拥有世界上最瘦人口的一个国家,因而当得知其国家六人之一的人口——2.15亿人口——都超重的一个评估时,这确实非常让人吃惊。

平均腰围似乎是与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以及在全球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同步增长。在北京和上海,麦当劳、必胜客以及星巴克已成为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们的饮食场所。

更久坐的生活方式和传统饮食的改变成为中国新增肥胖问题的主要原因。全国营养调查表明,在过去的20年里,饮食营养元素的比例和来源都大大改变了;来自动物源的能量摄入增长从1982年的8%增长到了200225%还多。

在中国城市人口中,从饮食脂肪中摄入的平均能量大约是35%,与西方人的水平相当,明显高于世界卫生组织所提出的30%的上限。

根本原因

中国的肥胖流行可能是来源于针对人体肥胖所流行的社会态度。在中国的文化当中,仍然有一种普遍的共识就是胖表现出健康和繁荣。这可能是导致过去两百年来成百数千万人口死亡的饥荒和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结果。

这可能部分解释了无论是在中国城市还是在农村的超重和肥胖老人不断增加的流行趋势。相比较而言,西方的“瘦文化”可能让城市女性们面对不断增加的肥胖趋势更警醒。

传统饮食习惯和模式也在不断改变。中国人一直在进食更多的油脂并消耗更多的脂肪。他们在家吃更多的加工食品而且更经常在外面吃。

中国所有的人步行和骑自行车越来越少,同时对汽车、公交车以及摩托车的使用正不断增长。近期的研究调查了中国肥胖中体力活动的作用,研究发现,在男性中拥有机动车的人可能成为肥胖者的几率是一般人的两倍。

据国家统计局所统计,仅仅在十年之内,家庭拥有一辆摩托车的数量从1990年不到2%增长到了2004年的25%尽管汽车的拥有量没有那么显著,平均每100个家庭所拥有汽车的数量还是增长了近700%——刚好超过2%

此外,城市规划者在建设市中心环境时没有考虑到开发体力活动,因而越来越难在居民区找到能够步行或锻炼的地方。

未能解决的复杂性

就像在西方那样,中国的肥胖流行面临相当大的公共健康威胁,然而解决该问题的手段仍然很难掌握。

近期在中国儿童和青少年中进行的一个预防肥胖的随机抽样试验表明一点,任何一种侧重单一控制体重方式的办法是没用的。

各种干预措施通常并不能解决该问题的复杂性。举例来说,针对儿童肥胖的计划仅仅是针对儿童而不是家庭、学校和社区——而所有的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结果。干预措施也要包括比如教育、健康信息和媒体利用、以及文化信仰等此类社会因素。

未来的策略应该集中于改变食品定价政策,影响有关健康内容和体育教育的学校政策,并改善学校小卖部的商品。政策目标应该是改善环境,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区的层次上,以此来支持在儿童和青少年中的健康生活方式。教育父母和其他看护者来加强在校外传递重要信息,这对针对儿童的肥胖干预也非常重要。

正在制定的国家计划

2005年以来,一个称之为“快乐10”的项目已开始在北京和其他的城市实施了。其中包括从跳绳到体育三项全能的45种运动。教育部推荐团体舞应该被加入到全国课程当中。20075月,中国预防医学会在北京、广州、上海和深圳发起了中国首次为期一周的针对肥胖的活动。这其中包括专家讲课以及免费的检查以使人们更了解不断超重的各种威胁。

卫生部正制定一个全国计划来预防和控制慢性病,这一计划认为肥胖是造成不健康的重要风险胁因素。20075月又发起了有关健康生活方式的全国教育计划,其中包括制定一个健康饮食以及适当程度的体育锻炼等知识。然而要评估其作用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随机试验表明,高强度的行为干预为成年人带来适当的持续性的体重降低。

然而自2002年开始的中国营养与健康检验调查——一项针对中国25万个随机个体每十年进行一次的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表明,超重和肥胖在农村要比城市地区增长得更快,而且在男性中要比女性更多。

如果中国要完成西方目前还没有成功的事情,停止其肥胖的流行,采用创新形的以及与文化相关的预防和干预项目就刻不容缓了。

Rachel Huxley是悉尼大学George国际卫生研究所营养学与生活方式部的主任, Yangfeng Wu 是中国George国际卫生研究所的主任,也是北京大学卫生科学中心的临床研究项目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