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贫穷国家的媒体必须应对气候变化

James Fahn说,气候变化报道严重不足,是因为编辑人员缺乏兴趣而且把题目分配给了没有该专业技能的记者们。

北京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章柯2006年在六盘水访问时,他很吃惊的听到副市长告诉来访的视察人员这个城市没有煤炭和化工厂,而且贵州省所有地区的空气质量都是最好的。

他做了一些独立性的调查,发现这个城市确实建立过未经正当程序批准的一个发电厂项目;而且还有水污染的危险,甚至威胁到了饮用水;而且还有30多家炼焦厂排放出大量的污染物,其中就有温室气体。

章柯在进行完他自己的调查之后通知了视察小组,该小组调研后责令该副市长辞职并清理了那些非法工厂。他还为他的报纸写了一篇报道,并凭借此报道赢得了全国环境新闻奖。

媒体覆盖是至关重要的

应对全球变暖的挑战,改进媒体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覆盖程度是至关重要的,章柯的这一例子只是诸多在全世界造成政策反响中的一个。

比如,2004年Andy Revkin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布什PK诺贝尔获奖者”以及2005年Dan Vergano在《今日美国报》中的一篇“争论结束:全球变暖”,据说这些都使布什政府所持有的明显怀疑的态度有转变。

不幸的的是,在发展中国家,其中就有一些处于非常危险的几乎不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这种媒体的覆盖很令人遗憾。

其中一个最差的案例是去年12月,一位印尼的电视记者报道说温室效应是由于建了过多的摩天大楼造成的。

今年年初在越南湄公河三角洲举办的一次气候变化研修班上——该区域是一个面临海平面上升造成严重打击的重要的农业区域,大多数当地记者承认他们很少知道或根本不知道有关这个问题的情况。2007年底针对越南5家主要的报纸进行的为期2个月的研究发现,每月仅仅只会发布两、三篇有关气候变化的报道,而且这些大部分是引用晦涩难懂的官方语言,几乎很少或没有解释气候会对读者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缺乏经验与眼前利益

气候变化问题涉及很少或不能报道的原因有很多,而且很复杂,正如我所指导的一项为环境记者提供培训和建立网络机会的项目中发现的那样。

环境、科学与气候变化并没有被看做享有高声誉的采访范围,而且通常会分配给年轻的缺乏经验的记者,或者分配给那些从卫生到农业什么都跑的记者。他们没有时间或者预算来深入研究报道,而且通常缺乏科学专业知识。

然而最大的障碍可能就是他们的编辑了——其中的大部分人对气候变化问题并不感兴趣或者根本就不懂——或者只是看重眼前的利益。比如,能源企业是主要的广告客户,其中许多会更喜欢此类问题低调处理。近来研究认为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涉及情况正在改善是由于编辑(和政府)对该问题有了更多关注。然而该进程还比较慢。

发展中国家愿意报道气候变化的记者与媒体组织应得到更多的支持。这些支持可以来自研究院所,它们本应该做更好的外部沟通;支持也应该来自国内外气候相关机构,它们应该设法提供媒体所需的当地相关信息;最后,多边、双边以及单边的援助机构应该特别提供这种支持。

资助气候变化工作的捐助者通常把支持媒体与传播视为一种额外的工作。然而他们资助的研究和行动计划如果没有传达给公众和政策决策者的话,其影响效果就很局限。媒体有影响力和可信度来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对气候变化问题提起重视。

提供帮助的方法

有很多提供帮助的方法。发展中国家的新闻传播学院能在他们的课程中帮助涉及科学与环境的知识。研究机构能帮助开发更好的外部工作项目。能够建立特别关注气候变化及其影响的新媒体机构,特别是利用数字平台。在职记者可以接受培训,说服高级编辑改善他们的报道领域。
只要问问章柯就可以了。这是他在一次由中国的首都青年记者协会与国际新闻培训机构(Internews)地球记者网络的环境记者研修班中介绍的经历,这一网络使他有能力去调查六盘水副市长所说的那些话。

他解释说:“我受到这个研修班的鼓舞并学会了如何做调查报道,因而当这个副市长告诉我们在他所辖区域没有煤炭和化工厂时,我就觉得是时候来试试我的所学了。”

那里还有成千上万的记者渴望也能这样去做。帮助他们的时候到了。

James Fahn是泰国的一名记者,还是国际新闻培训机构(Internews)地球记者网络的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