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肥胖症研究者必须了解资本主义的运作

Jonathan Wells说,为了制止肥胖的扩散,我们必须研究商业利益网以及驱动它的策略。

佩洛塔斯是巴西南部一个以贫富差距而知名的城市。在路边,瘦马拉着破车超过自行车。在大路上,摩托车和漂亮的新汽车迅速超过它们。一些人住在用塑料袋筑成的小屋里,其它一些人则住在豪宅中,他们的花园边上系着游艇。在市中心以外,小型商店仍然提供廉价的主食和蔬菜。但是在接近市中心的地方,一家大型超市开张了,自动扶梯从停车场一直通到超市。

我在这座城市进行肥胖症的流行病学研究,它正在经历着一场显著的营养转型。1973年到1996年间,巴西的肥胖症患者比例从男性的2.4%上升到了6.9%,从女性的7.0%上升到了12.5%。

简而言之,当人们摄入的能量多于支出的能量的时候,肥胖症就出现了。这或者是由于吃的太多,或者是由于锻炼太少。但是肥胖症仍然很难应对,关于对付肥胖症的论文已经有了成百上千,大多数来自高收入国家。这类研究可以轻易地通过简单方法(问卷调查、测量体重和身高))测量饮食摄入量、运动量和肥胖程度,如今还有先进的身体运动记录仪和稳定同位素标记技术。然而肥胖症正在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流行。

毫无疑问,经济和文化的转型会影响饮食摄入量和运动水平。如果我们测量这些变化的环境,我们就会看到这种不断增长的“致肥生态位”('obesogenic niche',指共同易于引起体重超额增加的环境因素的总和)的影响。问题在于这类研究面临着成为该过程的单纯见证者的风险,它们告诉我们正在发生着什么,而没有解释其原因。对于科学家而言,“为什么”应该和“怎么”同样重要。

商业欺诈

真正驱动着肥胖症流行的不是饮食摄入量的增加或者运动水平的下降,而是经济策略和商业利益之网,它们导致个体改变或维持特定的行为。这些产业诱导和操纵个体行为的方式是致肥生态位增长的基础。

产业巨头们可能说他们并没有试图制造一场肥胖症的流行。然而,从肥胖中可以获取大量利润。那些能让利润最大化的食品恰好是高糖或者高脂肪的食品。它们的制造成本低廉,容易推广,而且容易在超级市场的过道上存放。而且有许多方式可以鼓励那些处于前肥胖状态的人们购买这些食品。

坐着的行为也有利可图,而且受到了产业的鼓励。一辆助力车比自行车更吸引人。一个新的电子游戏可以振奋人的兴趣,而不是身体。

机智的研究

迄今为止,肥胖症研究把重点放在测量肥胖人群的数量,并试图发现易感风险因素。这倾向于发现个体的行为,而不是发现鼓励或迫使人们做出这些行为的推动力和吸引因素。我们能够计算驾车或者玩电子游戏的时间,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全面理解为什么人们驾车或者玩电子游戏,应对肥胖症的举措就注定会失败。

每卖出一辆助力车或者一升汽油,每卖出一件超市商品,就是朝着经济转型迈出的又一小步——受利润驱动的产业也就施加了又一层压力。这些产业需要人们沉溺于导致肥胖的行为,从而实现它们的季度目标。在我们开始针对商业实践进行研究和干预之前,我们很可能仍然只是记录,而不是真正理解和预防肥胖症的流行。

理解这种致肥生态位,而不是发现处于这种生态位中的人们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迫切却相对被人们忽视的优先事项。这类研究需要用非常不同于传统生物医学研究的方式探索这一问题。研究者最好应该也具有商业公司用于让利润最大化的技巧的专业知识——广告、经济学和预测社会趋势。

公共卫生科学家需要参与到商业公司的博弈中来。或许研究者首先应该像商业公司那样,也去测量用于让利润最大化的结果。如果公司知道如何卖出更多的饼干,卫生研究者需要知道如何才能实现相反的结果。

政府策略

迄今为止,政府非常不愿意反对商业利益,因为政企双方是相互联系的。由于从大企业的利润中直接获得了大量的税收,(反对商业利益)对国家经济造成的财政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在最简单的层面上,只有当治疗肥胖症及其共病的成本超过了来自致肥公司的税收的时候,才有采取行动的经济理由。在吸烟问题上,类似的情况已经在欧洲发生过了。一个更加复杂的方法提示,在这个转折点到来之前,行动是谨慎的。由于肥胖症很难治疗,预防肥胖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目标。

让利润最大化和不断维持经济增长对西方工业经济模型至关重要。这就是我们的资本主义模式,而同样的模式正在驱使着营养转型。随着各国被这一模式同化并实现了转型,比例越来越大的人口被吸引到了新的行为模式,改变了他们的身体活动和他们对食品的获取。而致肥生态位并不局限于成年人,它也会影响到胎儿、婴儿、蹒跚学步的幼儿、儿童和青少年。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商业利益的目标。

资本主义胜过了其他经济体系,这被它在全世界的传播所证明。因此,在纯粹的经济层面上,它是成功的。但是它的成本可能以其他方式出现,诸如高血压的流行、二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资本主义主要是由经济学家研究的。如今是卫生研究者参与这种研究的时候了。

Jonathan Wells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儿童健康研究所儿童营养研究中心的儿童营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