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投资农业用水,否则世界将挨饿

Colin Chartres说,只有超级作物并不够——到2030年地球将缺乏粮食,除非我们投入资金以避免巨大的世界水危机。

全球粮食危机和能源危机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穷人的打击最严重,这被归咎为一长串的因素。主粮的价格已经上涨了100%。

不断增长的人口、贸易模式的变化、城市化、饮食习惯的改变、生物燃料生产、气候变化和区域干旱全都负有责任,而评论家则提到了由高需求和低供给造成的经典的价格上涨模式。

但是几乎没有人提到用于种植灌溉和雨养作物所需的水供应的下降。

一个常常被人提出的粮食危机解决方案是培育产量极高、消耗水量低的作物。尽管这很重要,但是只有当我们注意到我们所有的粮食、纤维和能源作物所需的水来自何方,这种方案才不致失败。

在根本上,粮食的每一卡路里热量都需要一升水来制造它。因此我们这些遵从西方饮食习惯的人们每天需要用掉2500升到3000升水。到2030年预计还会有另外25亿人来到这个世界,这将意味着我们每年需要找到另外2000多立方千米的淡水用于养活他们。考虑到目前每年粮食生产用掉7500立方千米水,而且水供应已经很紧张,这根本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

面对严重水短缺

几年前,我所在的国际水管理研究所(IWMI)证明了许多国家正在面临严重的水短缺,或者是由于可获取的淡水不足,或者是由于它们缺乏对水利基础设施的投资,例如水坝和水库。让情况更糟的是这种水缺乏主要影响着发展中国家,而全世界8.4亿营养不良的人们中的大多数生活在那里。

严重和极度令人担忧的证据表明,水资源供应正在稳步用尽。而造成水短缺的原因和粮食危机的原因极为相似:需求超过了有限的供给。

世界人口预计将从60亿增长到2030年的85亿,我们只有改变利用水的方式并增加水的生产力——也就是提高“每滴水生产的粮食”——才能养活他们。这是IWMI最近的农业水管理全面评估和它出版的汇集了700位科学家工作的《为了粮食的水,为了生命的水》一书的结论。

衰退的投资

与气候变化的长期威胁相比,这个问题正在迅速接近我们。最新的估计表明在25年的时间里我们将没有足够的水用于养活我们自己,而且当前的粮食短缺可能成为长期的粮食危机。然而,尽管水缺乏的影响深远,在大多数国家几乎都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事实上,和农业研发的其他领域一样,自从绿色革命以来,对供应和管理水资源的投资稳步下降。现在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自从2000年确立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以来,大多数关于水的议程把重点放在了提供饮用水和下水道。这种水和农业用水来自同样的水源。随着城市化和生活标准的改善,可饮用水将越来越多地与其他用水进行竞争,让农业面临更大的压力。尽管改善饮用水和下水道对于提高卫生和生活标准至关重要,我们无法承受忽略农业用水供应和改善水生产力的代价。

有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需要考虑更好的贮存水的方式。埃塞俄比亚是许多典型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之一,该国拥有每人38立方米的水贮存能力。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的数字接近每人5000立方米。然而,面对当前的气候变化,即便是后者也可能不够。我们无疑需要建立新的大型和中型水坝,去解决非洲严重的贮存能力缺乏的问题。

其他一些更简单的行动也是这个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包括建立小型水库和可持续地利用地下水系统,包括人工地下水补给和为小农的菜园收集雨水。

改善全年获取水资源将帮助农民利用简单的辅助灌溉技术维持他们自身的粮食安全。重新设计一些大型灌溉系统本身(它们常常没有正常发挥作用)及其制度安排,将带来生产力的提高。我们也需要对不断增长的城市废水进行安全、无风险的重新利用。当然,同时也必须开发耐旱作物和建设基础设施,从而让新鲜粮食进入市场。

我和我的水科学同事正在升起一面警告的旗帜。如果要避免可怕的后果,就必须既对水的研发又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大量资金。

Colin Chartres博士是位于斯里拉卡的国际水管理研究所的所长,这个非营利的科研机构把重点放在促进粮食、生计和环境的可持续水资源管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