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公私协作体系没能让非洲科学家参与

T. J. Tucker和M. W. Makgoba在《科学》杂志上撰文指出,专注于开发非洲被忽略的疾病药物的公私协作组织没有能改变现有的帝国主义式的研究方法,或者也没能让非洲科研人员平等参与其中。

每个主要的公私协作组织的总部都在欧洲或者美国。“没有一个‘全球性’的公私协作组织是由发展中国家人士领导,也没有一个公私协作组织常驻在被那些被忽略的疾病严重影响的发展中国家。”

公私协作组织的高级雇员和理事会成员们显示出了同样的倾向。尽管这些组织给发展中国家的资助令人印象深刻,但是“非洲人只能获取那些(主要是)非洲以外人士认为应当提供的资源。”

作者们说,但是非洲科研界的领导者们必须自问,他们是否对造成这样的局面负有部分责任。

此外,非洲国家没有为临床医师和科学家创建出合理的职业构成(career structures),以至于在非洲没有什么能力来建设公私协作组织,这种情况必须通过非洲国家向与卫生相关的公私协作组织进行投资从而得到改变。

那些公私协作组织的资助和控制者必须改变他们运作这些组织的方式,否则的话,他们可能会增加科学能力的不平等、权力不均和缺乏科学——非洲人民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无法独立自主。

Link to the Science article

References

Science 320, 1016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