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印携手为南南科研协作奠定基础

Purnima Rupal 和Dinesh Abrol说,中国和印度重建政治承诺意味着它们可以在南南双边协作中树立榜样。

中国和印度之间不断增长的科学技术合作预示着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新前景。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两个国家;它们面临着类似的机遇和挑战,而且可以通过共享研发从而让利益最大化。但是直到不久之前,他们的双边科学技术关系的程度和范围仍然很狭窄。

如今,由于政治领导人对两国协作的推动,两国的科学技术界正在为共同的利益以及与全球问题高度有关的课题进行合作。

双边科学技术往来正在欣欣向荣。即便是在过去两国不愿意分享知识的领域,研究合作也正在蓬勃发展。两国在大气、地球和空间科学领域成功地实施了联合研究项目。此前这对于双方都是不可想象的。

谨慎起步

直到21世纪头10年之初,中国和印度还对双边合作心存警惕。它们把对方视为竞争者,而它们的边界冲突阻止了它们积极从事科学合作。出现过一些协作,但是主要是通过有其它几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的多边渠道。

在1988年的2月,两国正式同意在科学技术领域进行合作,而科学家期待他们的双边往来启动。但是研究合作的范围和程度仍然很低,因为互相警惕的政策仍然延续。

在1994年到1999年,合作工作仍然有限,主要集中在物理学和临床医学领域(合作发表的文章分别占62%和14%)。而且双边研究项目发表的论文的平均影响因子只有1.45,相比之下多边研究论文的数字是2.4。

数据共享

但是当中国总理朱镕基于2002年访问印度的时候,双边关系开始复苏。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关于科技、空间合作和水文数据共享的谅解备忘录。例如,中国同意在汛期与印度共享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的水文信息。

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和中国航天局也签署了关于合作和平利用外太空的谅解备忘录。

2006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了印度,并提出了包括推进合作在内的“10项战略”。双方同意启动关于地震、工程、气候变化和天气预报以及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重点放在生物纳米研究)的联合研究项目。

互补的力量

当印度科技部部长Kapil Sibal于2006年在北京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的时候,他说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可以建立在中国的硬件和印度的软件的基础之上,而且应该基于高技术和促进公共福利的研究。

中国和印度意识到了它们拥有互补的科学技术力量。例如,在基因组研究方面,计划利用印度优秀的软件和人力资源去分析中国高通量实验室产生的大量实验数据。印度基因组学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和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已经缔结了一份关于就基因组学和基因组信息学进行科学协作的谅解备忘录。

解决全球问题

新的协作正在超越两国的利益,正在产生与全球问题有关的科学知识。例如,中国已经邀请了印度科学界提出关于人类肝脏蛋白质组的协作研究。

几乎两年以来,印度的科学和工业研究理事会以及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共同合作,研究变化的环境、海洋变动、陆地生态系统、海陆相互作用、陆地-大气相互作用、海洋-大气相互作用以及相关的建模。

联合研究与季风亚洲综合区域研究(MAIRS)密切相关,这是地球系统科学联盟的一个新的国际全球变化项目。MAIRS的重点是满足关于影响亚太地区国家的全球变化和季风驱动的过程的联合研究的需求。

取决于科学家

很明显,球在科学家这边。政治家已经给了他们最佳的协作方向。科学家如今可以在关于全球变化、可再生能源和卫生问题上为南南科学合作树立榜样。他们的联合研究项目可以对关于全球问题的决策过程做出建设性的贡献,通过共享知识,帮助友好地解决冲突的观点。

Dinesh Abrol在新德里的国立科学技术和发展研究所研究印度科学技术政策。Purnima Rupal为印度科学和工业研究理事会管理双边和多边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