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协作需要强大的大本营

第三世界科学院执行主任Mohamed Hassan说,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应该尽量寻求在祖国工作——而他们的政府也应该帮助他们。

全世界的最不发达国家(LDCs)也是全世界科学最落后的国家。它们可以从南南研究项目协作上获得巨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通过教育和训练项目获得巨大利益。这将为下一代科学家提供成功所需的知识和技能。

在最不发达国家的年轻科学家应该利用这些机会帮助他们的国家在科学卓越性方面建立一个强大的基础。但是如果他们打算这样做,他们的政府必须创建和保持鼓励年轻科学家留在国内的条件。

确立基础

考虑到强有力的全国科研系统必须构成国际协作的基础,需要采取几个措施从而确立科学能力的基础。

首先,每个科研能力不足的国家(第三世界科学院认为有80个这样的国家)必须至少建立一所研究型大学,作为国际科学卓越中心。

根据2007年上海交通大学颁布的排行榜,非洲只有5所排名在世界前500位之内的大学(4所在南非,1所在埃及)。伊斯兰会议组织的56个成员国拥有2所。

享有国际声誉的大学在确立教育和科研的全国高质量标准、吸引和训练科学人才和阻止人才流失方面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科学家比在其祖国生活和工作的科学家数量更多。他们更倾向于和发达国家的同事协作,而不是与其祖国的同事协作。在一个国家的最优秀科学家不在祖国生活和工作的时候,想要发展协作研究项目,即便并非完全不可能,也是很困难的。

第二,如果要训练未来的科学家参与最高级别的国际研究项目,各国就必须对它们的大学系统在整体上进行更多的投资。

撒哈拉以南非洲曾经拥有发展中国家最好的大学,包括喀土穆大学。我曾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在那里教学。但是政治动荡和经费的缺乏夺走了这些大学的能力,一个世代的教授没能从那里获得具有吸引力的工作机会。现在急需训练年轻的科学家去接替过去几十年来雇佣的教授。

发展中国家总体上只占了全世界科学出版数量的22%,而且其中将近一半仅仅来自3个国家:中国(6.6%)、印度(2.2%)和巴西(1.5%)。非洲的总贡献是1.4%,而南非和埃及占了非洲大陆份额的一半以上。
 
第三,每个国家必须建立和支持一个国立科学基金会。这样的机构可以管理基于成绩的科学资助。在非洲只有一个这样的基金会:南非国家研究基金会。尼日利亚在2006年宣布计划启动一个科学基金会,并捐资50亿美元。但是这笔资金尚未到位。

第四,各国必须建立技术创新中心,最好建立在它们的大学之内或者附近,从而在教育、研究和创新之间培育协同优势。

21世纪的国际研究协作将在很大程度上集中在和全球性挑战有关的计划,诸如减缓全球变暖的效应、保护生物多样性、拓展可再生能源的范围以及控制传染病。科学家必须在创新过程以及科学发现如何转化成有用的产品和服务方面接受教育。创新中心可以起到帮助作用。

第五,各国必须建立起基于成绩的国立科学院。48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中只有13个拥有科学院。而这些现有的科学院也需要加强建设。

科学院仍然是一个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它们可以通过发现一个国家的著名科学家从而培育国际协作研究。它们还可以为全球基于科学的项目提供专家意见,政府应该积极地推动这些项目。

在能力不平衡的科学家和科研机构之间进行的北南和南南研究伙伴关系不应该被抛弃。毕竟,即便在不那么理想的环境下,科学交换也常常能产生宝贵的成果。

然而,为了让南南协作的前景完全实现,各国之间、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科学能力的巨大缺口就必须被弥合起来。那正是第三世界科学院的研究生和博士后计划的目标,它们帮助训练来自科学技术落后国家的新一代学生和年轻的科学家。

信息

简而言之,发展中国家成果丰硕的研究协作部分取决于——而且必须帮助确保——有足够强的本土能力,从而使本地科学家成为联合项目和计划的真正参与伙伴。

南南研究协作的未来取决于让科学家在本国追求能带来回报的职业,在本国他们可以参与到解决现实问题的努力中来。

国际研究协作确实是始于本地的。

给最不发达国家政府的信息是:建立和维持鼓励年轻科学家留在国内的条件。给最不发达国家的年轻科学家的信息是:给你的国家一个能帮助你的机会。

Mohamed H.A. Hassan是位于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的第三世界科学院的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