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伪科学扫描:周四治愈艾滋病;周五攻克哮喘

George Claassen认为,更好的教育、有效的信息交流和传播能驱散危险的伪科学。

伪科学信仰的蔓延和增加正在威胁着发展中国家扫除科盲的进程。当政客、宗教和精神领袖发表了令人气愤的言论,威胁疫苗接种和其他公共卫生项目的时候,科学家不应该任其发展。

这些信仰以多种形式出现——包括声称草药和自然饮品有能力治愈无数疾病、sangomas(传统治疗师)和巫医声称只有他们的药物才能治愈疾病,这还以迷信所谓祖先灵魂的形式出现。所有这些都与科学启蒙相违背。

近来人权观察组织的一份报告呼吁官员站出来明确反对艾滋病伪疗法,这些伪疗法正在印度、墨西哥、泰国、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等国推广。这些伪疗法在南非颇具吸引力,该国的卫生部长Manto Shabalala-Msimang说非洲的自然医学不需要遵循“西方医学的程序”。这是她在夸祖鲁—纳塔尔省的一次会议上说的。该省是非洲大陆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Shabalala-Msimang和南非总统塔博·姆贝基都把艾滋病归咎于贫困,他们建议用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吃大量的蒜、甜菜根和其他水果蔬菜——治疗折磨着大约1/5南非人的这种灾难。这让他们声名狼藉。

不顾一切的相信

在塞内加尔,遏制艾滋病传播方面的成功在政府持续参与宣传和教育项目中得到了体现,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估计占该国人口的1%2%

但是在邻国冈比亚,该国总统Yahya Jammeh的奇怪理论严重误导了该国公众。至少,根据开普敦的日报Die Burger的国际新闻编辑Jannie Ferreira近来的一篇文章,Jammeh声称他可以在星期四治愈艾滋病,在星期五和星期六让人们摆脱掉哮喘。

Jammeh知道媒体在传播他的信息方面的价值,而且在过去他曾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外国外交官聆听他的主张。许多人蜂拥而至,不顾一切地相信他。

南非的农村社区存在大量的文盲,迷信猖獗,江湖医生向患病的人们出售草药合剂,嘲笑分发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诊所。许多镇上的居民被伪科学疗法的德国支持者Matthias Rath的主张所吸引。他空降到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等地宣传和出售他的维生素合剂,作为能治愈疾病的药物。Rat在德国、英国和美国受到人们的嘲笑,他被指控利用容易上当的南非人的无知,而这些南非人又被来自南非卫生部长Shabalala-Msimang的支持所鼓动。

“当代希特勒”

宗教领袖有时候还支持了伪科学主张的制造者。例如,在尼日利亚消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遇到了麻烦,因为该国卡诺州伊斯兰教法高等法院主席Datti Ahmed把全球脊髓灰质炎根除计划称为“当代希特勒……它故意把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掺入绝育药物,还用某些已知可以导致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的病毒污染了疫苗。”

AhmedRath一样,都是临床医生,他是科学家被宗教施以反理性影响的一个例子。正如美国遗传学家Jerry Coyne所说:“真正的战争是在理性和迷信之间。科学是唯一的理性形式,而宗教是最常见的迷信形式……如果说科学史告诉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把我们的无知称为‘上帝’不会有任何用处。”

2007年,在1995年橄榄球世界杯上夺冠的南非队队员Ruben Kruger中止了由比勒陀利亚的神经外科医生的治疗之后,不得不接受了一场紧急脑手术。他停止治疗是因为他的牧师公开宣布他被祈祷治愈了。Kruger早先曾声称一个尼日利亚传教士、所谓的“先知约书亚”在2001年他访问尼日利亚拉格斯的时候也治愈了他。

更好的传播是关键

科学机构应该尽快提供必要条件,让科学和科学家更加先发制人地应对伪科学主张。

早在1985年,英国皇家学会的一份报告就宣告了科学家在公众理解科学方面应该扮演的角色。该报告指出:“科学家必须学会与公众沟通,他们必须愿意这样做,而且真正地认为这是他们的职责。因此,所有科学家需要学习关于媒体的知识,以及它们收到的限制,并学习如何用简单的、不用术语和不展现出优越感的方式解释科学。”

但是在20多年之后,南非农村的林波波省的许多人仍然相信被闪电杀死的人是该地区的巫师的受害者。而这些不幸的“巫师”——通常是弱小的老年妇女——仍然会被迷信的、对科学无知的人群所谋杀。

科学家必须大声抗议伪科学。现在也是在学校设置一个有力的科学素养项目的时候了,这个项目是正常的科学课程的补充。它应该把重点放在解释评估研究的科学方法,提供关于重要科学理论的信息——例如进化论、大爆炸、地球和宇宙的年龄——以及科学家如何得出了这些理论。应该教给学生医学研究项目为何必须进行严格的测试,从而证实它们的结果的有效性,而另类科学和伪科学的卫生主张并不采用这一过程。

拥有基本科学知识的公民能够更好地对他们的健康、对迷信以及对他们的生活做出知情的决定。

George Claassen是南非科学作家、南非科学技术论坛SAASTA优秀科学传播者奖的首届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