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抗击结核病步履维艰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两篇文章凸显了印度“令人震惊”的确诊结核病感染率和非洲在抗生素出现以来最严重的结核病疫情。

Richard E. ChaissonNeil A. Martinson写道,在非洲,艾滋病与结核病的共存在疫情中发挥了很大作用,而且结核病检测所依赖的唾液分析技术特别不适合检测艾滋病感染患者的结核病。结果,许多人在被检测出患病之前,很长时间患病且具有传染性。成千上万的人没有得到诊断就已死亡。平均成功治疗率也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

非洲国家卫生部长2005年宣布的“结核病紧急状态”提供了一线希望,但是这需要下大决心,特别是在开发新的生物医学工具方面。

作者们建议,在研究新治疗手段的同时,非洲卫生保健系统可以采纳新的战略,这包括更好地利用现有培养技术和世卫组织推荐的标准诊断方案。

Vikram Paralkar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在印度,对潜伏结核病使用一种单药治疗九个月——这在美国是一种规范——还只是教科书上的概念。如果要实施起来,将近1/10的人口需要治疗。

印度已经取得了进步,世卫组织报告说,印度的结核病控制方案已经扩展到覆盖整个国家。但是腐败让局面更加复杂,官员们捏造出虚构的病人来以满足政府的名额。

Vikram Paralkar指出,“我们必须记住,统计数字只是在村子这一级有效,统计都是基于村庄进行的。”他写道:“许多人继续漏网,混迹于拥挤的人群中,最多使用一块手帕抑制他们不断的咳嗽。”

链接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Richard E. ChaissonNeil A. Martinson的文章

链接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Vikram Paralkar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