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非洲和亚洲的农作物“将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打击”

[新德里]美国科学家说,南亚和非洲南部的农作物很可能受到气候变化的最严重打击,它们需要农业发展和适应气候变化策略方面的更多投入。

这些结论发表在了2月1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它们是根据12个粮食不安全地区气候变化对农作物的风险分析得出的。

由美国斯坦福大学Woods环境研究所的David Lobell领导的这个研究组使用了农作物统计模型和20个预计到2030年的气候变化模型。

被研究的地区拥有几组大致类似的饮食和农作物生产体系,这些地区营养不良的人数占了全世界营养不良人数的很大一部分。这组科学家把营养不良的人数乘以一种农作物对热量摄入的贡献百分比,从而计算出了各个农作物的“对饥饿的重要程度”。

他们发现在南亚重要程度更高的农作物——依赖它们的营养不良的人们也越多——是粟、花生、油菜籽和小麦。在非洲荒漠草原地区则是高粱,在非洲南部是玉米。

这组科学家说农作物和气候变化的模型中存在不确定性,而且一些区域的气候和农作物产量数据质量很差,例如非洲中部,这需要进一步研究以制定适应策略。

但是,他们说这一分析表明了气候变化对农作物的清楚的影响,而且数据对南亚和非洲南部特别可靠。

斯坦福大学的粮食安全和环境项目主任Marshall Burke说,增加并持续对发展中国家农业投资的关注“是我们对适应气候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他告诉本网站说,近来的几个项目——例如世界银行对农业增加投资,以及洛克菲勒和盖茨基金会改善非洲种子体系的工作——“看上去是对农业气候适应的良好投资;也是对改良农作物品种、对让农民更好地获得这些改良品种的方式,以及对农村基础设施的良好投资。”

这组科学家说该研究只是打算凸显令人担忧的主要区域,还需要更加精细的研究从而确定当地的“热点地区”。

Burke说这种研究的困难包括大多数气候模型并不能解决一个区域内的气候如何变化这种高度不确定性,也不能解决在一个区域内农作物如何响应气候变化。各种气候变化模型还趋向于把注意力限定在一小群对脆弱地区重要的农作物上。

链接到《科学》杂志的论文全文

参考文献:Science 319, 607 (2008)

References

Science 319, 607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