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声称治愈艾滋病的医生起诉尼日利亚科学院

尼日利亚科学院因为驳斥了一名医生声称发明了艾滋病病毒疫苗的主张而遭到了后者的起诉,这位医生的主张没有得到过证实。

尽管《柳叶刀》杂志报告说尼日利亚政府已经从2000年开始禁止了未被批准的疫苗,该医生本月证实说他正在继续提供疫苗治疗。

Jeremiah Abalaka是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北部Gwagwalada的一个私人诊所Medicrest专科医院的拥有者,2004年,他在权威的《疫苗》杂志上发表了他未经证实的发明艾滋病疫苗的主张。他不断引用该文章作为自己研究合法性的证据。

“我分别拥有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预防和治疗疫苗。它们都是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血液制成的。它们就是人血的成分。”Abalaka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声称。

疫苗的价格是每针5000尼日利亚奈拉(约合40美元)。患者自己决定剂量和注射次数。Abalaka声称这种非法疫苗“确确实实没有副作用”,遇到进一步询问的时候,他就让别人看他那篇《疫苗》杂志的论文。

有人认为Abalaka至少为4000名患者注射了“经过处理的”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血液,他声称自己也注射了疫苗。

位于拉各斯的尼日利亚科学院的执行秘书Akin Adubifa说:“有许多患者去见这个人,他赚了许多钱。”Adubifa告诉本网站说:“科学院希望验证他的主张,安排专家访问了他的诊所。代表们发现他的主张无法进行科学验证。”

尼日利亚科学院随后向尼日利亚卫生部提交了一份紧急报告。在该报告被报纸发表之后,Abalaka起诉了科学院及其代表,理由是他们破坏了他的生意。

Abalaka在几家媒体的报道中声称他是一场旨在抢夺他疫苗利润的国际阴谋的受害者,但是他没有提供证据。尽管所有的利润都流向了他的诊所,他声称测试他的疫苗将破坏他的知识产权。

尼日利亚科学院的副院长、位于Ogbomoso的技术大学的前副校长Olusegun Oke告诉本网站说:“Abalaka甚至没有实验室设备用于制造任何疫苗。他的实验室事实上是空的。”

Oke证实说一个案件已经历时3年,目前正在阿布贾高等法院等待审理。他说有30年历史的尼日利亚科学院“无法应付诉讼费用”。

位于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媒体培训和监督组织“发展沟通网络”的Akin Jimoh对于尼日利亚卫生部尚未对Abalaka采取行动这一事实表示不满,他也对科学院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调查Abalaka感到不满。Jimoh说:“当局调查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Abalaka已经在媒体上赢得了公众支持。时机已经失去了。”

他指出Abalaka还试图以同样的主张起诉尼日利亚电视台主任、世界科学记者联盟的副主席Diran Onifade。Onifade说该案件已经停止诉讼,但是他没有解释原因。

尽管有好几种疫苗已经有了试验计划,目前尚没有正在使用的艾滋病病毒疫苗。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International AIDS Vaccine Initiative)证实了Abalaka与任何已知的疫苗研究组都没有联系。

Farouk Auwalu是被军方送到Abalaka的诊所接受治疗的30名尼日利亚维和士兵的唯一幸存者,他否定了Abalaka在国外或者已经停止提供非法疫苗的报道。

本网站的一名记者访问了该诊所,在与医院工作人员的交谈中证实了未被批准的疫苗仍然正在使用。

《疫苗》杂志的主编Ray Spier拒绝就Abalaka继续提供未经试验的疫苗牟利发表意见,也拒绝评论他现在是否后悔发表了那篇论文。

当时,Spier撰写了一篇社论说Abalaka的研究是作为一篇报告发表的,而不是一篇同行评议的研究论文,Abalaka没有强调这一区别。Spier的社论说“危急的情况需要危急的手段”,他还说拒绝“大量的数据”是“无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