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报告突现结核病研究资助增长停滞

某研究政策智囊团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06年结核病研究资助几乎没有增长,迫切需要有大幅度增加。这一报告是由治疗行动组(Treatment Action Group)在11月7日南非开普敦举办的第38届肺部卫生联盟大会(Union World Conference on Lung Health)上发布的。

报告显示,在2006年,结核病研究资助比2005年提高了2千万美元,达到了4.13亿美元。但是,由于通货膨胀以及资助者在报告其捐助额与实际的不一致,实际上资助并没有明显的增长。

全球终止结核病计划(The Global Plan to Stop TB)过去估计过相关研究费用,这些研究的目标为到2015年把结核病发病和死亡率减少到1990年水平的50%,以及让结核病到2050年不再成为一个公共健康方面的威胁。按照这种估计,未来10年每年需要的结核病研究经费为9亿美元。但是这份新报告说,每年需要20亿美元的研究费用,这是2006年的实际花销的5倍。

根据该报告,来自各国政府的投资在资助总额中的比例,从2005年的68.5%下降到59%。与此同时,来自私人捐助者的份额从20%增加到27.7%,但是这并不足以弥补公共部门研究资助的缺失。

治疗行动组的执行主任Mark Harringto说,慈善家更多的参与有很多优势。“像比尔·盖茨和梅林达·盖茨那样的人能够快速行动,而政府部门则需要花费2-3年时间来支付承诺的资助,除非他们认识到这是异常紧迫的事情。”

在2006年,用于诊断、药物和疫苗研发的经费增加了,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盖茨基金会的大力资助。但是针对导致结核病的结核分支杆菌及其相关微生物的基础生物学研究的资助却下降了700万美元,操作性的研究——行病学和监控方面的研究,以及对新药和现有药物的研究——下降了1940万美元。

Harrington说:“如果我们不资助基础科研,用于新药研发的备选药物储备将在几年内耗尽。即使现在,也没有几样备选药物。”

这份报告还说,巴西的结核病研究资助显著增加,增幅高达434%,不过总额只有400万美元。南非也只是首次报告了其结核病研究资助情况。

Harrington说这是一个令人倍感希望的迹象。“我们不能依赖富国的援助者解决所有问题。发展中国家为解决其自身的卫生问题也要在发展研究能力方面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