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人类活动改变发展中国家降雨量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人类活动是造成过去几十年中观察到的全球降雨量变化的原因,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南亚的降雨量的减少,更是如此。这项研究上周(7月26日)发表在了《自然》杂志上。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加拿大环境科学部气候研究司的Francis Zwiers说,未来降雨量的变化比任何温度变化都更难以对付。

来自加拿大环境科学部的科学家把全球按照纬度分成了若干区域,然后把这些区域75年来降雨量的变化与不同气候模型预测的变化做了比较。

他们发现,观察到的降雨量模式的变化不能归结于降雨量的自然涨落,即它们不是由气候的自然变化、火山爆发,以及太阳辐射的变化(同样能导致降雨量改变)引起的。

与观测到的降雨量变化符合的模型就是考虑到了人类活动的模型。这些人类活动包括诸如温室气体、硫酸盐和碳的气溶胶(燃烧煤炭释放的废物)排放的增加。

Zwiers告诉本网站说:“人类对气候系统的影响能提供最好的解释,也能解释大多数变化。”

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遇到了降雨量的变化。在赤道和北纬30度之间,在过去的75年中降雨量已经平均下降了6%到7%。这一区域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北方部分、南亚、东南亚和中国南方。

在赤道和南纬30度之间的国家——这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中部——已经遇到了降雨量增加,这是由于带来大量降雨的热带辐合带(intertropical convergence zone)已经向南移动了

Zwiers说,降雨量出现变化是由于变暖的气候导致了水循环更加迅速。“如果你把地球想象成一部引擎,把水蒸气从一处移动到另一处,那么它在更温暖的世界中的运行更加强劲。”

Zwiers说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是至关重要的,因为降雨量的变化将对许多人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对赤道以北附近的发展中国家。

他还说:“如果你生活的社会在数世纪以来已经发展出一种自我维持的方法,这种方法非常依赖于当地的水资源,而农业仅仅维持在最低限度,那么未来失去一些水资源将很难让人应付。”

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政府间发展组织(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on Development)气候预报和应用中心的副主任Bwango Apuuli说,诸如干旱等极端气候事件将在非洲“威胁人们的生计,并让最贫困的社区更容易受到伤害。”他说,变化的气候将威胁粮食安全,让更多的人面临营养不良和疾病的风险。

Apuuli说目前有几个项目帮助当地社区适应极端气候事件,方法是传播关于干旱、收集雨水、灌溉、抗旱早熟作物和重新造林的信息。

链接到《自然》杂志的论文全文      

参考文献:Nature 448, 461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