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必须重新审视科学战略"

一份独立的评议报告呼吁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待科学的方式及其核心活动加以重新审视。

本月初(4月5日)发表的这份建议是由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家和来自数个国家的科学家组成的评议委员会整理出的,其目的是为该组织2008年后的科学项目的战略和规划提供信息。

在2006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上,在该组织数个成员国批评了它对科学的支持存在问题后,大会要求进行这次评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国国家委员会主席、评议委员会的成员Alec Boksenberg说: "UNESCO拥有太多没有价值的分散小项目。我甚至可以说它们弊大于利,因为它们引发了期望,却永远无法实现。"

该报告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没能培育它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部门的合作,在其科学和教育部门之间也没有足够的合作,这不利于促进发展中国家大学的科学研究。

该报告认为 "关于能力建设的政策建议需要强化",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是一个建立科学网络和能力的推动者,其自身不应该是研究项目的资助机构。它还建议重新评估该组织与其它联合国机构的重叠工作,特别是在水领域。

Alec Boksenberg 说: "我们认识到的一个主要观点是,它不能什么都做。" 他指出全球水问题就是一个例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研究。 "一年中用约1000万美元用于拯救地球。这不够做任何事,因此你需要把钱用在产生巨大的杠杆作用的地方。"

Boksenberg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转而帮助各国制定基于证据的政策,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他提到了UNESCO成功地鼓励了尼日利亚政府采纳政策为科研、教育和工业创新投入更多的预算。

游说组织 "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美国人" (Americans for UNESCO)的理事会成员John Daly说这份报告既及时又必要。但是他说,考虑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获取资助的方式,评议组对于UNESCO采取一致性行动的期待不切实际。

Daly说,目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员国集体决定如何分配该组织的资助。但是如何使用特别预算——这占了该组织总支出的至多2/3——则是由捐助国决定的。

特别预算资助允许捐助国挑选出它们希望支持的项目。Daly告诉本网站说: "它们这样做是为了确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项目符合它们的国家利益。"

Daly相信,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许多活动无法收到其管理机构控制的时候,该组织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但是他补充说,成员国不太可能放弃对其捐助项目的控制。

"[UNESCO获得资助的]很大一部分用于支持它在荷兰代夫特的水教育研究所(UNESCO Institute for Water Education in Delft),以及在意大利城市的里雅斯特的国际理论物理中心。所以我认为成员国政府可能非常不愿意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资金从这些中心转移到诸如加强非洲科学能力等项目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在对该报告的评论中支持了加强该机构在科学政策、能力建设方面的工作,以及让科学教育优先的号召。他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对该机构的科学项目需要更好的合作表示认可。

但是松浦并不同意评议委员会的结论,即该机构和联合国其他机构的工作存在重叠,以及与水相关的活动的预算不平衡。

该评议和建议目前正在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执委会进一步推敲。在今年10月召开的大会上,它将提交给该机构的192个成员国审议。

  • 该报告建议:

              需要强化关于能力建设的政策建议

              项目必须涉及新的科学范式以及最新研究

              跨学科和跨部门活动需要极大强化

              科学教育需要有高优先级

              政府间/国际间科学项目需要更好的协调和配合

              扩展服务和伙伴关系需要改进

              需要对项目和工程进行严格而透明的选择、评估和评定。

              必须通过新的全球项目强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领导

              需要建立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

链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报告的全文  [92.1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