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研究发现,禽流感病毒新毒株现身中国禽类市场

[北京] 科学家们在中国南方禽类市场上发现了一种此前未知的H5N1禽流感病毒毒株,在禽流感病毒的第三波感染中,它可能已经从禽类身上感染到人,这让人们重新开始担忧中国的禽类免疫工作没有起到充分效果。

上述结果10月30日发表在《美国科学院学报》(PNAS)的网站上。发表论文的科学家们表示,这一毒株可能已经开始了H5N1禽流感病毒俄第三波传播,并且有传遍欧亚大陆的潜在可能。

这一新的毒株被称为福建毒株,因为它2005年5月在福建省被首次被发现。遗传学分析表明,这一毒株在今年初已经在中国的南方变成了优势性毒株。

它是造成最近几起人类感染H5N1病毒的罪魁祸首,并且已经在香港、老挝、马来西亚和泰国传播。这一毒株可能已经对疫苗具有抗性,中国从2005年9月起开始实施的鸡强制免疫计划甚至可能对它的传播具有一定帮助。

在2005年7月到2006年6月期间,这组科学家对从中国六个省的市场上随机取得的鸡、鸭和鹅进行测试。他们发现有2.4%的受测禽类H5N1病毒测试呈阳性,这个数字比之前的12个月上升了1.5%,这表明病毒在禽类身上的活性正在增强,这组科学家们认为,这可能是由福建毒株引起的。

这个毒株比起其它H5N1病毒毒株变得越来越有优势。在2005年7月到9月之间,在所有H5N1检测呈现阳性的样本中,这一毒株只占3%,但是在2006年4月到7月之间,这一毒株已经占据了95%。

这项研究是在香港大学病毒学家、微生物学教授管轶的带领下进行的,他表示,这一新的毒株不太可能是由病毒变异造成的。相反,它可能是一个过去不为人所知的、变得日渐显性的毒株。禽类强制免疫可能推动了这一毒株的流行。

管轶对本网络记者说:“现有的H5型禽流感疫苗在预防这种毒株感染上,不像它对付其它类型的H5N1病毒那么有效。”他补充说,他希望与中国政府合作,共对对付这种新的毒株。

这一发现也凸现了控制H5N1病毒的难度,因为许多毒株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变成主流毒株。管轶还表示,在禽类免疫中使用的针对H5N1病毒的毒株必须定期进行评估,如果有必要还要更换。

然而,位于北京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郑世军认为,要得出结论说新的毒株对H5N1禽类疫苗具有抗性,这还需要更多实验室、现场检测和实验。

郑世军说:“也有可能的是,禽类可能具有对这种新毒株天然的强大抵御能力,以至于没有(它)大规模爆发的报道。”

中国已经扑杀了数千万只禽类,14人死于禽流感感染。H5N1病毒的第一波爆发发生于2003年晚些时候,并扩展到亚洲许多地方。第二波于2005年5月开始于中国的青海湖,扩散到了欧洲、亚洲和中东。

链接到美国科学院院刊的论文全文

参考资料: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doi: 10.1073/pnas.0608157103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