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等待临床数据导致“不应有的死亡”

四位美国医学科学家近来发出了一个颇具争议的号召。他们号召在“好科学”的基础上使用卫生干预手段,而不是等待随机临床试验得出更确定的证据之后再使用它们。他们说,迅速追踪那些有效性证据存在的疗法,可以避免不应有的死亡,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但是其他科学家指出,在资源短缺的情况下开展临床试验之前就做出公共卫生建议,这具有危险性。

美国加州大学公共医学院的Malcolm Potts和他的同事在上周五(9月29日)的《英国医学杂志》上号召,不要等到所有的随机试验都验证无误后,再使用已经被证实是很好的卫生干预手段。

他们强调指出,如果一些基于证据的干预手段在恶劣的环境中开展临床试验之前就投入应用,那么它们本可以挽救许多生命。

这些干预手段包括治疗腹泻的口服补液、预防艾滋病感染的男性包皮环切,以及用于防止妇女产后大出血的米索前列醇。

Potts的研究组强调说,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是必需的,在适宜的时候,它们应该成为决策所必需的实验证据的一部分。

不过,他们接着写道:“问题是,当它事关恶劣环境下拯救生命的干预手段的时候,从研究转为应用到底需要多少证据。”他们得出结论说,卫生政策应该考虑到与当地条件有关的风险和收益,而不是考虑理想情况。

但是本网站采访到的一些生物医学科学家警告不要采纳Potts等人的建议。

美国Fred Hutchinson癌症中心癌症结果研究的负责人Scott Ramsey说:“这是一篇不合适的社论,它暗示仅仅是因为高死亡率,我们就应该在不令人满意的证据的基础上开展治疗项目。把资源分配建立在脆弱的证据上——而后来证明这些证据是错误的——这似乎不那么符合伦理。我们在发达国家一次又一次地犯这种错误。让我们不要在穷国再犯这种错误。”

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临床教授Zachary Bloomgarden指出:“一些得到推荐的疗法被随机对照试验所否定,这样的例子让人数不胜数。”他对本网站记者说:“在做出可能非常重要的公共卫生干预手段的建议的时候,我们必需确定这些手段是可行的。”

链接到Potts和他的同事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文章

参考文献: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333, 701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