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世界卫生组织力排众议,支持DDT控制疟疾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上星期五(9月15日)修订了一个长达30年的政策,从而使有争议的杀虫剂DDT重新回到了疟疾控制手段的清单上。大多数国家已经禁止了这种杀虫剂的使用。这一举动让每年在室内喷洒DDT成为了控制疟疾的三种主要手段之一。另外两种手段分别是药物和蚊帐。

WHO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事务助理总干事Anarfi Asamoa-Baah说:“科学和实践上的证据清楚地支持了这次对DDT的再评估。[室内喷洒DDT]已被证明与其它疟疾控制手段同样具有性价比,如果使用得当,DDT不会对健康造成风险。”

这种化学物质能杀死传播疟疾的蚊子。20世纪60年代它帮助南欧和北美根除了这种疾病。但是DDT对鸟类、鱼类和哺乳类动物也具有毒性。它会在食物链中累积,可在环境中存在数年。20世纪70年代,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些威胁,从而导致了许多国家禁止在农业中使用DDT。

2004年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禁止了DDT的使用。斯德哥尔摩公约是一个旨在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不受污染的全球公约。尽管公约包括了一个“退出”(opt-out)条款,让各国允许为了保护公共健康而在室内使用DDT,但是很少有国家选择使用这个条款。

从那之后,呼吁各国使用DDT作为疟疾防控策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声音不断增长。诸如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非洲国家已经开始放松他们关于DDT的禁令,但是一些非政府组织说与这种化学物质有关的风险超过了它带来的收益。

肯尼亚医生社会责任组织的主任Paul Saoke在一份新闻稿中说:“这是国际社会把注意力放在了与疟疾作斗争之上,但是这种手段让我们走上了完全错误的方向。DDT是一种短视的措施,它会带来长期的后果。而世界卫生组织应该帮助各国用更安全有效的其它方法战胜疟疾。”

世界卫生组织回顾了关于使用DDT的研究,它得出结论说DDT可以在室内安全地喷洒。这个决定可能导致援助机构增加资助用室内喷洒DDT的方式控制疟疾的努力。

去年,美国总统的疟疾计划说它将使用它的12亿美元资金的一部分资助这类活动。疟疾计划的协调人Timothy Ziemer,说他期望参与计划的15个非洲国家使用资助在室内喷洒杀虫剂,包括喷洒D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