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非洲关于“生物剽窃”的争论升温

[赞比亚卢萨卡]一直以来,在非洲当地社会如何分享根据非洲的生物多样性取得的科研成果,同时保护科研参与者的知识产权的问题上存在着争议,如今这个争议正在进一步加深。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本周在西班牙召开会议,就包括这个争议在内的许多问题进行国际协商,一些环保组织说,直到《公约》能够制订出各方公平地分享研究成果的规则之前,它应该宣布推迟外国科学家对这些生物资源的使用。

星期一(1月30日),美国的Ednomds研究所和南非的非洲生物安全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的作者Jay McGown说:“这份报告是关于生物剽窃(biopiracy)的案例,或者用一个更老式的词语来说,就是偷盗。”

但是这份报告提及的一些公司说报告所做的研究是有缺陷的,并且报告显示出了对于产品研发过程的理解不足。例如,他们指出,通过生产对付被忽略疾病的药物,这样的研究可以惠及发展中国家。

这份报告描述了近年来34个西方实验室使用来自非洲的动植物和微生物原料研发药物、化妆品和工业产品的例子。非洲生物安全中心的主任Mariam Mayet 说:“有多少生物材料没有经过公共审计,或许根本就没有经过允许就从当地出口了,其数量让人难以置信。”赞比亚国家科学技术理事会的主席Lloyd Thole 同意说:“生物剽窃是很猖獗的。”他告诉本网络记者,今年将会向赞比亚内阁提交一份关于本土知识、遗传资源和分享利益的政策。

这份报告引用的一个例子,就是南非科学和工业研究理事会根据一种叫做Hoodia仙人掌研发并取得专利的一种食欲抑制剂,San族人在传统上把Hoodia仙人掌用作相同的用途。理事会把这种抑制剂的排他性专利卖给了一个英国公司,用于开发减肥药。直到公众对San族人没有从中分享到利益这一事件发出呼吁之后,才出现一个调停的协议,许诺给San族人一定比例的专利费用。(见丛林居民分享“减肥仙人掌”的利益)当时,理事会的主席把这一协议描述成一个高层研究机构和当地社会达成协议的典范,但是本周这份报告的作者们认为San族人得到的专利费“微不足道”。

这份报告也描述了英国的SR Pharma公司持有的一项专利,该公司从乌干达分离出了一种细菌,用于治疗慢性感染,包括艾滋病。但是SR Pharma公司的主席Iain Ross 告诉本网络记者说,那种细菌在全世界都有,科学家正在研究发展中国家许多可能治疗疾病的细菌,这只是其中的一种。Ross补充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正在资助在坦桑尼亚开展的一些实验,以确定这种微生物能否治疗结核病。“这份报告的作者没有正确地进行研究工作。他们暗示SR Pharma公司去非洲偷了什么东西,这不是真的。”他说,该公司已经在这种细菌身上花了超过5千万美元,但是“从没赚到钱”。

报告也提到了美国Harbor Branch海洋学研究所的Anne Wright。她说在进行任何研究前,她的研究组“与提供原材料国家的政府、相关机构和科学家合作,获得研究的知情同意,并获取收集和出口样品的所有必要的许可证。”

Wright告诉本网络记者:“我仍然希望我们研发的化合物中的一个能够成为可在市场上销售的药物。这样,(新药)就可以给提供原材料的国家资金回报,同时可以资助我们继续研究治疗一种致命疾病的新疗法。我认为这是个双赢的局面。”

这份报告也质疑了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和佐治亚大学是否应该为一种治疗日光灼伤的产品申请专利。该产品是用罗望子的果实萃取物制成的。罗望子是一种非洲本土的植物,而它的果实在传统上被用来治疗一系列的疾病,包括烧伤。

但是得克萨斯大学技术发展中心的主任Jim Arie告诉本网络记者说,知识产权的排他性权利确实会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病人得到这些产品。他补充说,他的学校同意,应该批准那些消除这些障碍的条文,并确保专利权不会阻止科学家研究这些发展中国家中被忽略的疾病。

链接到该报告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