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科技政策顾问建言:“只对成果买单”

中国一位知名的政策顾问指出,目前中国实行的在科研项目实施之前给科研人员预付研究经费的体系,应该被根据科研成果支付经费,而不是根据科研项目的潜力支付经费的体系所取代。这位顾问认为,这种做法会鼓励创新。

然而,中国科学院的一位政策顾问对本网络记者表示,这一建议没有考虑到科学研究具有不确定性的本质。

在中国政府目前的科研资助体系下,申请科研资助成功的研究者会得到预付的经费。

但是北京的中央财经大学的徐焕东教授对本网络记者表示,“这种制度不能确保研究者产出创新成果。”他补充说,“即使研究者没有生产出所期待的结果”,他们也不需要偿还他们得到的资助。

作为政府资助问题的主要顾问,徐焕东建议改为一种政府只为研究创新成果买单的体制。他认为,随着中国不断提高其研发预算,现有制度浪费了大量的公共资金。

这位政策顾问补充说,在目前的体制下,研究者为了获得资助而奋斗,但是一旦他们得到了资助,许多人就失去了产生创新成果的兴趣。

相反,以科研结果为依托的体制将会阻止科研基金的评委们凭借自己的喜好投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评委们就可以有证据了解一个项目做的好坏来决定是否购买这项科研成果,而不是凭借对该项目潜力的主观估计。

徐焕东建议,政府每年年初的时候罗列一批它打算资助的项目,年底购买这个清单中产生的创新成果。在这一体制下,政府可以向研究机构提供贷款来支持它们的研究。政府也应该继续资助一些基础领域的研究,诸如数学、理论物理和军事研究等。

“通过采用这种制度,我们能够避免浪费公共资助,确保政府的研发预算花得更有效率,” 徐焕东如是说。

然而,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段异兵表示,(徐焕东)建议的这种体制没有考虑科研的基本特性,即其中总是有不确定性。

“预付研究经费的做法在世界各地广泛采用,中国并不是一个例外,”段异兵表示,“我们可以通过合理地把科研经费的比例重新分配给不同领域和不同的研究机构来提高效率。”

但是徐焕东说,在发达国家,严格的评审制度避免了浪费研究经费。然而,“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就必须确保它有限的科研经费资源产生尽可能多的创新成果。如果它要这么做,就应该放弃预付款的资助制度。”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公报显示,去年,中国的研发预算增加了将近20%,增加到1843亿元人民币(约合227.5亿美元),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