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皇家学会认为开放阅览“很危险”

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科学团体——英国皇家学会——认为开放式获取的期刊(open access journals)和开放式存档(open archiving)将对科技出版物带来“灾难性后果”,还有可能会让一些同行评审期刊关门。

开放获取出版物模式的支持者否认这样的言辞,表示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这样大惊小怪的言论,这一声明的作者们混淆了当前开放获取期刊争论中的各种观点。

发表这一声明的英国皇家学会在1665年创办了世界上首份(仍然在版)同行评审科学期刊《哲学学报》(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皇家学会说,它欢迎那些加强研究人员之间以及研究人员和公众之间的知识交流的新技术,同时认为,一些科学文献出版商“看起来在牟取暴利”。这不仅是近年来图书管理界抱怨的焦点,也是激发人们对“开放式获取”这一概念热情的原因。

但皇家学会对某些资助商所带来的压力感到不满,尤其是在生物医学领域。资助商常常游说,应立即对科研论文采用开放获取模式,更快地发展基于网络的开放式获取期刊、资料库和档案。

由此,该学会认为,人们并未正确地看待“开放获取”模式所带来的影响,而推动信息交流这一主要目标可能根本就无法实现。此外,在开放获取的出版模式下,研究者需要付费投稿或发表论文,从而“带来了一层妨碍知识交流的新屏障”。

皇家学会还表示,这种经济屏障对于极度缺乏资金的研究者造成的危害更为深远,那些正处在事业初期的科学家或者身处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人员都在此列。

它指出,目前各学科的出版操作模式各不相同,而且由于地域原因也有所差别。“埃塞俄比亚大学的年轻数学博士研究生,与英国公司实验室里已经功成名就的药理学研究人员在研究需求与研究方法上就截然不同。”所以,那种“一概而论”的方法不大可能会让所有人受益。

皇家学会认为:“最坏的情况是,如果资助商强行操作以求快速转变的话,会鼓励诞生出诸多毫无长久生存力的新期刊、文档或资源库,但是同时,也会导致那些同行评审的期刊关闭,这些期刊经过长时间演化以迎合科研界的需要。

开放式获取期刊的支持者立刻对这一言论进行反击,批评皇家学会并没有正确地区分开放获取出版和开放式存档。开放获取出版意味着科学文献出版商同意,在期刊内容发表后,立刻让人们免费获取这些内容。开放式存档则主要是说服研究机构建立开放获取的数字资源库,记录它们研究人员的工作。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Stephen Harnad是一位著名的开放式获取模式的倡导者,他在“美国科学家开放式获取论坛”上发表了一个贴子,详细地说明了自己的立场,并表示“英国皇家学会这个庄严而卓越的研究团体,在今后几年中将会有充足的理由为这番言论感到惭愧。”

但是,皇家学会的声明表明它不大会改变立场。它认为“某些组织”对开放式获取的争论所抱有的态度,将会妨碍研究者之间的知识信息交流,“部分原因是有些参加讨论的组织或个人看起来是在追求另一个目标,也就是阻止商业出版商通过发表那些公立机构资助的研究成果来谋取利润。”
皇家学会总结道,“尽管目前的确有些公司从论文出版中搜刮暴利,这决不能作为将来指引研究者之间知识信息交流的主要因素。”


链接到英国皇家学会的声明

Stephen Harnad的回应

链接到本网络的特写“打开开放阅览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