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对贫穷国家人民的健康打击最大”

科学家说,由于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主要出现在最没有能力应付这些问题和对气候变化责任最小的国家中,气候变化导致了一个“全球的伦理挑战”。

这组科学家在今天(11月17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回顾了有关气候变化和人类健康之间联系的证据。他们警告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地区将会受到最严重的(健康问题的)影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已经导致了每年15万人的死亡。

气候变化影响健康的两个主要方式是:通过热浪和干旱直接影响健康;以及通过增加传染病的传播而间接影响健康。

研究表明,一些传染病受到了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ENSO)的影响。ENSO是太平洋洋流周期性的逆转,它会破坏世界气候。

《自然》杂志综述文章的第一作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Jonathan Patz说:“一些气候学家预测,随着全球变暖会产生更多的ENSO,因此会有更强烈的气候变动,这可能意味着在世界的一些地方会有更多的疾病。”

有证据表明,ENSO和拉丁美洲的疟疾、东非的裂谷热以及泰国的登革热(以及它的一种更致命的形式:登革出血热)有联系。

然而,Patz指出,城市发展也可能让登革热病例增加,因为传播登革热病毒的蚊子可以在城镇里很好地生存。

2000年因为气候变化而导致的死亡数字的估计,根据1961-1991年的气候对比得出(来源:WHO)


他的研究组的综述表明,虽然在东非的一些研究表明温度上升和疟疾之间有联系(见东非疟疾发病随着变暖趋势同时上升),其他一些长期研究并没有发现这种联系。

Patz说:“气候变化可能增加疟疾的流行。但是这仍然是很难证明的。”

这个研究组也回顾了与热直接相关的效应,诸如热浪对健康的影响。此外,他们说温带地区可能最容易受到影响,因为温带地区的升温比例比热带地区更大。

Patz和他的同事说其气候变化导致了一个“全球伦理挑战”,他们指出面临全球变暖风险最大的人群,也是对全球变暖责任最小的人群。

Patz说:“美国是温室气体的头号排放国,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它必须担任其领导角色”来处理这些健康问题。

但是他补充说,中国作为温室气体的第二大排放国,也必须采取减排策略,尽管中国人均排放量只是美国的一小部分。

美国特拉华大学气候研究中心的Laurence Kalkstein 说:“我对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感到担忧,我很高兴看到[Patz]撰写了这么一篇综述。”

Kalkstein说,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与寒冷相关的死亡人数会不会下降,并补偿因为炎热而死亡的人数增加量。但是他补充说:“我认为在一个变暖的世界里,与寒冷相关的死亡率不会下降很多,但是与热相关的死亡率将会显著增加。”

链接到《自然》杂志论文全文

参考文献:Nature 438, 310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