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伦理宣言引发争议

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UNESCO)的理事机构批准了一项有争议的宣言。这项宣言为保护个人不受生物学发展带来的可能的伤害而设置了指导方针。

本周(10月19日)在巴黎通过的这份宣言文本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宣言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认为,宣言是一种手段,它可以用于劝说发展中国家,采纳把涉及人类胚胎的研究宣布为非法的政策。而人类胚胎问题又是一个范围更广的反堕胎运动的一部分。

《生物伦理和人权世界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Bioethics and Human Rights)处理与医学、生命科学及“应用于人类的相关技术”有关的伦理问题,同时考虑到了各种社会、法律和环境因素。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这份宣言提供了“一个一致的原则和程序框架,可以指导各成员国制定国家政策、法律和伦理准则”。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这份宣言“满足了该领域对国际伦理标准的真切而不断增长的需求”,并解释说,“面对科学不断地国际化,它可以有助于伦理的‘国际化’”。

宗教团体表示欢迎

这份宣言的大部分内容涉及了相对不具有争议的问题。事实上,一些条款得到了广泛地欢迎,例如那些涉及到了知情同意的要求和与研究的参与者共享利益的条款。

然而,这份宣言的核心有一段涉及到了胚胎在科研中的使用的。尽管它的辞令大致上是含蓄的,考虑到数个发展中国家——诸如中国、印度和南朝鲜——正在诸如干细胞研究领域发展出高超的能力,这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重要。而干细胞研究可能需要用到人类胚胎。

例如,这部分文本以及宣言对需要保卫“人类尊严”的强调,受到了极力反对堕胎或者胚胎研究的保守宗教团体的广泛欢迎。宣言中的“个人的利益和福利的优先权应该高于科学或者社会的单独利益”也获得了这些团体的欢迎。

参与巴黎会议的美国代表团的一位顾问在“今日基督教”网站上写道,“这些关于把人类尊严放在中心,以及关于科学的局限性的声明引起人们的共鸣,它们给了我们希望和进攻的弹药。”

总部设在英国的生殖伦理评论组织(CORE)对宣言的一个早先的草案作出了反应,它说“今天的生物伦理学主要关心的,是无论在发展到什么阶段,人类道德状况的问题。”

这个组织的创始人和发言人Josephine Quintavalle说,“CORE对这份宣言得到了成员国一致通过而感到非常满意。当宣言的文本还在讨论的时候,我们参加了几次会议。说实话,我们没想到我们会看到这样一个令人鼓舞的结果。”

梵蒂冈(罗马教廷)也已经要求各国支持这个事实上支持了一个反堕胎立场的宣言。在本月早些时候关于这份宣言的一场辩论中,梵蒂冈的代表Francesco Follo说,一个生物伦理学体系应该尊重“人类及其内在尊严”。他警告说,医学研究者正在被诱惑着“就像对待实验室物质那样对待人类”。

学界人士表示谴责

专业的生物伦理学界的许多人对这份宣言不以为然。他们说,宣言中的建议太模糊了,并且这些建议寻求把一些没有根据的意识形态约束,强加给可能产生重要的医学和社会利益的研究领域。

《发展中国家生物伦理学》(Developing World Bioethics)杂志的联合主编Udo Schuklenk 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会通过了一份在关键领域明显站不住脚的政策文件,这是很不寻常的。”这份杂志最近发表了几篇批评宣言草案的文章(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伦理学和人权的指导方针受到批评)。

他补充说,“作为生物伦理学领域的专业人士,我感到有问题的是,作为专业人士,我们可能会被一份明显根本不能称作‘生物伦理学’的文件所玷污。”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生物医学伦理学讲师Richard Ashcroft表示了类似的担忧。他说,在宣言的草案受到了学术界几乎普遍的批评之后,宣言几乎没有进行修改就被通过了,这很奇怪。

Ashcroft还说,宣言是否有必要,以及宣言的内容对在世界范围内建立科学和医疗的伦理标准是否有意义或者有帮助,这仍然是可疑的。

他说:“现在要看各国国内和国际间会怎么对待这份宣言,特别是宣言最想帮助的那些国家。”

并非首次尝试

这份宣言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和通过的第三个关于生物伦理学的宣言。第一份宣言,即1997年的《世界人类基因组与人权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the Human Genome and Human Rights)于1998年通过。

接下来的是2003年批准的《国际人类基因数据宣言》(the International Declaration on Human Genetic Data)。这份宣言寻求设立关于收集、处理、存储和使用生物样本(诸如血液、组织、唾液和精液)中的人类遗传数据的伦理标准。

目前,三个机构已经被建立起来推广宣言的内容。特别地,一个全球伦理观察机构正在建立起来,它收集了关于生物伦理学专家、研究机构、伦理委员会和法律法规文本的数据库。

除此之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建立了有关部门帮助那些生物伦理委员会,教科文组织还建立了一个伦理教育计划,目的是“列出成员国的教育机会和执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