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寻求《京都议定书》替代方案的会议被“推迟”

一个旨在寻求《京都议定书》替代策略的计划,看来遇到了麻烦。这一计划让亚洲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和工业化国家中对阻止气候变化的《京都议定书》批评最多的国家走到一起,寻找一种替代策略。

根据“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伙伴关系”(the Asia-Pacific Partnership on Clean Development and Climate)的支持者的说法,今年7月公布的这一计划的目的是用于补充联合国气候变化协议。(见亚太六国签署气候协议

尽管《京都议定书》寻求通过有约束力目标的国际协议的方式,实现对温室气体排放的削减,参与“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伙伴关系”的国家认为,纯粹通过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清洁能源技术,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标。

但是根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一位与该计划关系密切的人士说,本应在下个月召开的第一次峰会,已经被推迟了。

除了日本和南朝鲜,“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伙伴关系”的亚洲成员国还有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快速增长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国际上关于未来气候政策辩论的焦点。

作为发展中国家,《京都议定书》不要求它们限制温室气体排放。“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伙伴关系”的另外两个成员国——澳大利亚和美国也没有限制排放。澳大利亚和美国是仅存的两个没有批准《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

当这一伙伴关系公布的时候,许多人批评它,说它含糊不清,并且认为这一伙伴关系是用来让美澳两国政府保护它们自身的能源利益的。

伙伴关系的第一次会议计划定于11月在澳大利亚召开,这比将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的《京都议定书》缔约国年会稍早一点。

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澳大利亚环境部长伊恩·坎贝尔(Ian Campbell)说,政府还没有确定这次会议的日期。

坎贝尔说,澳大利亚正在试图把6个成员国政府的“高层部长们”召集在一起,“在挽救气候和挽救地球的问题上实现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他补充说,“我们一旦确定,就会公布准确的日期。”

绿色和平组织气候变化运动组织者Stephanie Tunmore告诉本网络记者,她感到推迟会议的决定表明了伙伴关系成员的热情不像澳大利亚政府声称的那么高。

她说:“首先,我们对这场会议感到非常怀疑。比它更重要的是在蒙特利尔召开的会议,后者是关于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的会议,并且这个协议已经生效了。”

Tunmore承认,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以帮助他们应对气候变化是“有价值的”,但是她也指出技术转移也是《京都议定书》的一部分。

根据澳大利亚影子内阁的环境部长Anthony Albanese的说法,推迟会议将是“[澳大利亚]政府的耻辱,因为政府曾试图把该计划和会议作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一个主要国际突破。”


阅读本网站上更多关于聚焦中国和气候变化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