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作物的药物抗性“对人类健康没有风险”

一些转基因作物包含让这些作物对抗生素免疫的基因,这让人们担心它们会把自己的药物抗性传导给危害人类健康的细菌。但是研究者们在10月份《手术刀传染病学期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认为,转基因作物不会导致让我们束手无策的“超级病菌”的出现。

对抗生素具有抗性的基因通常被称为“标示”基因,在准备转基因作物时要利用它们。例如,想要改良作物、使之具有抗旱性的研究者们,通常把抗旱基因和抗生素抗性基因同时导入作物体内。

这是因为并非所有对作物进行的基因改良都会成功。为了知道哪些作物被转基因,研究者们把它们种植在含有抗生素的混合环境中。只有那些转基因成功的作物—也就是同时包含标示基因和耐干旱基因的作物—才会在这种环境中生存。

环境保护者担心,如果这些标示基因从转基因作物中“泄露”出去,并被细菌所吸收,它们可能让某些细菌具有强大生存能力,不怕抗生素的攻击。

但是退休科学家和诺华种业技术开发与支持部前任负责人Philippe Gay和伦敦大学学院药用微生物学教授Stephen Gillespie在这项研究中,评述了迄今为止已经发表的有关基因转移的文献。他们得出结论说,抗性基因从转基因作物中转移到细菌中将会相当困难。

他们指出,首先,作物细胞一旦接触到相关细菌,它们的DNA必须要完好无损。其次,含有抗性基因的作物DNA片断要与细菌遭遇,它们要被融入细菌自己的DNA,只有以这种方式这些基因才会发挥作用。但是,所有这些条件都发生的几率极小。

这两位科学家认为,即使这种基因转移可能发生,它的效果与不当使用抗生素、或者医院环境中导致的抗性相比,也是微乎其微的。

然而,这份报告补充说,尽管有上述结论,还是应该开发出替换的标示作为防范措施。

比利时根特大学发展中国家植物生物技术研究所的Nancy Terryn在接受本网络记者采访时,表示同意这一报告的结论。她指出,“没有证据表明在已经获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中,具有抗生素抗性的基因对人类健康带来了威胁。”

她也同意利用不同的标示基因。但是Terryn补充说,利用抗生素抗性基因在豆科植物的转基因研究中是不可避免的。

另一方面,埃及坦塔大学(Tanta University)植物生物技术学教授Mohamed A. Hamoud则认为,Gay和Gillespie只研究了一个标示基因。“尽管这个基因是最常用的,还是应该以就事论事的原则评估每一个标示基因,” Hamoud对本网络记者如是说。

他同意Terryn的说法,即既然这份报告没有完全排除相关基因从转基因作物转移到细菌中的可能,开发“清洁的”、不需要标示的转基因作物,对于确保这类植物对人类健康没有影响、以及它们获得公众接受和符合管理要求才是明智之举。

在世界各地,许多研究小组在开发能抵御不利环境的非转基因作物,这些不利环境包括虫害、干旱和盐碱地(参见转基因植物产生飞转基因西瓜真菌是“可持续发展农业的新工具”)。但是Hamoud相信,在这个领域,还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

链接到《手术刀传染病学期刊》的论文摘要*

*阅读此摘要需要免费注册

文献出处:《手术刀传染病学期刊》5, 637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