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个体化药物“宣传过于高调”

个体化药物的承诺是根据个人的基因利用药物,而英国研究者们则表示,这一承诺过于夸张了,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

英国皇家学会在9月21日发表的一篇报告中指出,基于“药物遗传学”的卫生保健还要有几十年的路要走,这是因为尽管相关科学知识取得了很大进展,仍然缺少能研究基因与疾病之间关系的研究者。

英国的著名遗传学研究着David Weatherall是这份名为《个体化药物:希望与现实》的报告的起草者。他表示,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对个体化药物的相关研究进行协调。因为各国有关基因研究的法规不同,这就很难把不同国家的数据结合成一种大规模的临床试验。

在药物遗传学研究中,医生要分析病人的遗传特点,从而确定他们会得哪一类的疾病,应该采用哪些药物对他们比对别人更好。Weatherall说:“这种做法在对付世界重大致命疾病,诸如疟疾、肺结核和艾滋病方面可能会有很有价值。”

英国皇家学会的这份报告发表前一个月,泰国发起了一项为其公民开发个体化保健措施的项目(参见泰国努力开发“个体化药物”)。这个泰国项目计划建立一个从数千泰国人中搜集的有关个人遗传和健康信息的数据库。

然而,研究者们认为这样一种高科技的科学对发展中国家可能并不起作用,因为这些国家还在为国民提供基本保健措施而奋斗。

Weatherall对本网络记者表示,一些比较穷的国家可能想要通过药物遗传学来帮助卫生保健人员避免为患者开无用的药,或者开出那些可能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

Weatherall举例说,60%到80%具有镰状细胞贫血这种遗传性疾病的患者能够抵御疟疾。因此,设计疟疾疫苗的研究者需要知道,他们的临床试验患者中是否有一些参与者能够以这种方式抵御疟疾,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地解释他们的实验结果。

他还说,以上情况是药物遗传学的一个基本的例子,需要更多研究来确定这个领域对发展中国家具有的成本效应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