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联合国发展目标的进展“难以衡量”

一位全球发展政策专家表示,解决世界上最主要问题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实际上是无效的,因为它们无法衡量。

说出这番石破天惊之语的是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Amir Attaran,他的讲话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在联合国聚会讨论千年发展目标之际,发表于《公共图书馆药学杂志》。

千年发展目标致力于解决疾病、贫困和饥饿。但是Amir Attaran认为,除非联合国使用在科学上有效的衡量手段,否则八项千年发展目标可能都会失败。这些目标尽管前途远大,但是其核心的科学证据非常不可靠,以至于让这些目标几乎毫无意义。

例如,当2000年设立千年发展目标时,科学家们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了疟疾,多少人死于这一疾病。所以,如果没有基数,谈论减少患病者人数就“毫无收获”。测量肺结核同样困难。没有国家计算了最新患者的数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算方法太弱了,难以相信。Attaran表示,这种情况就意味着,科学家对疟疾和肺结核目标的进展情况心中无数。

Attaran还指出,联合国已经下了命令,不要被有关千年发展目标的测算所分心。而这种命令是不合逻辑的,会颠覆千年发展目标成功的机会。

千年发展目标计划在2010取得成果,目前只剩下5年时间。Attaran说可能要到那时候,联合国的专家们才会有机会进行更精确的测算。由于在测算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困难,有关的科学努力可能都被错误地指导。

联合国千年项目的专家Jeffrey Sachs及其同事针对Attaran的评价,在本网络发表文章指出,尽管Attaran提出了衡量千年发展计划的数据质量低下这一重要内容,但是他用这些数据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参见千年发展目标不会“注定失败”)

另一方面,Attaran并不认为要自己放弃这些目标,而是要把它们变成更好衡量的指标。如果联合国希望维护其可信度并挽救那些它承诺要拯救的生命,它就应该采取更加“有思想和及时的行动。”

链接到Attaran在《公共图书馆药学杂志》发表的全文

点击此处查阅Jeffrey Sachs及其同事针对Attaran的评价,就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发表的回应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