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穷国应与富国合作开发生物资源造“共赢”

发展中国家应该更好地开发其自然资源潜能来制成具有商业价值的药品,从而实现脱贫和可持续发展。联合国大学新技术研究所研究员盖尔(Padmashree Gehl Sampath)建议,在发展中国家应推行鼓励公平地、可持续地利用其生物资源或称“绿色黄金”的政策。

盖尔最近出版了《生物资源勘探管理》(Regulating Bioprospecting)一书,并将“生物资源开发”定义为从自然界里寻找化合物、基因、蛋白质、微生物以及其它具有潜在用途的新资源。

为了确保生物资源公平地和可持续发展利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于1993年生效,该公约是第一个确立资源国对其领土上的资源拥有主权的国际法律框架。

由于发现天然药品可以用于治愈癌症等一系列疾病,许多制药公司开始重视对天然药品的开发,当某药品被成功开发出来,该公司根据协议与资源的提供国共同分享其利润,以确保当地社区获得应有的利益。 除此之外,传统医药在发展中国家占很大的比例,这意味着当地居民拥有的某种植物具有潜在的大规模的商业价值。

可是,盖尔说,公约颁布后建立的共同开发药品的合作伙伴关系大都失败了。原因是发展中国家的官僚作风、法制不确定性和不健全的管理体系使得制药公司放慢了“生物资源勘探”的投资进度。

盖尔说为了重新吸引这些投资者的兴趣,发展中国家应该制定规则来平衡制药公司、当地社区和政府之间不同方面的利益,并设立相关机构来建立管理体系。 “生物资源开发”不是短期利润分配的一锤子买卖。制药公司对发展中国家的生物多样性开发和利用会产生积极的作用,通过帮助发展中国家研发自己的药品从而提高了整个国家的卫生保健水平。

但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对建立伙伴关系从而对获得利润有过高的期待。“如果他们真心要开发这些资源潜能的话,”她警示说发展中国家必须为开发商建立投资激励机制,她总结说:“生物资源开发不是万能药,只是为发展中国家解决目前面临的卫生保健问题提供了一个解决办法。”

位于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女王知识产权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格拉罕姆·杜菲尔德(Graham Dutfield)说:“就既公平又创造商业价值的生物资源开发交易来说,盖尔女士为我们提供了迄今为止更现实、更合理的平台。”位于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女王知识产权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格拉罕姆·杜菲尔德(Graham Dutfield)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