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印度专利法的出台预示着廉价的艾滋病药物的终结

[新德里] 3月22日,印度议会的下议院通过了一项具有争议的法案,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声称,该项法案的出台将会使印度生产的廉价的艾滋病药物和其他药物的成本急剧上升。

这项法案可能会影响到为成百上千的非洲病人提供医疗护理,因为对于这些非洲病人来说,廉价的印度药物是他们唯一负担得起的治疗艾滋病的方法。然而,大型的制药公司对于该项法案的出台表示欢迎,因为它有利于保护他们花费上千万美元研发的产品。

出台这项新的专利法案的目的是使印度的专利体制与世贸组织的《与贸易的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达成一致,这也是印度成为世贸组织成员的条件之一。以前印度的专利法案(1970)只承认制药方法的专利权但并不承认制药公司产品的专利权,法律允许印度国内的制药公司用其它的生产方法生产国外公司已经取得专利权的药品,这些药物的价格要比国外的同类产品低得多。

但是随着印度日益发展成为世界上这一类药品的主要供货商之一,许多大型的跨国公司控诉印度在这类药物上的贸易使他们每年都要损失大约50亿美元。

为了迎合TRIPS,由政府提出的新的专利法案不但认可生产过程的专利权同时也认可产品的专利权,这其中包括药物、农用化学药品、食品、生物工艺产品和软件。TRIPS同时还要求把专利保护的年限延长至20年。

印度政府声称,这种转变对于加快印度药品工业研发的步伐和吸引国外合作伙伴是十分必要的。但是有评论家指出,印度政府现在所采用的专利体制要比TRIPS所要求的严格得多。例如,TRIPS并未要求印度对现有药物的成分和结构授予专利,但是新的法案在这一方面却有明文规定。

“这种转变将会彻底限制甚至阻止印度制药公司生产和向其他发展中国家供应抗艾滋病药物,”国际医学援助机构无国界医生组织(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MSF])主席Rowan Gillies在致印度总理的信中这样写道。

“世界上有70万人用抗艾滋病药物,其中有半数人都是在用印度制药商生产的廉价的仿制药物,” MSF的获得必备药物运动(Access to Essential Medicines Campaign)的代表,Ellen't Hoen说道。例如,MSF用抗艾滋病药物治疗了27个国家的2.5万艾滋病患者,这其中有70%的病人用的是印度生产的药物。这些药物中就包括将三种抗艾滋病药物合成一片的药物。根据新的专利法的规定,2005年1月1日以后,任何在印度境外得到专利保护的药物在印度国内也将得到保护。

在出现国民健康紧急状态之后,印度公司在三年后才能申请特别许可生产此类的抗艾滋病药物。评论家认为这项规定会在对抗艾滋病斗争的关键阶段使抗艾药物价格增加,此时,世界卫生组织计划让三百万病人得到抗艾滋病药物。

联合国在亚太和非洲的抗艾滋病特使Nafis Sadik和Stephen Lewis不约而同的要求印度政府优先考虑确保公众健康,知识产权与其相比要位于次要位置。Nafis Sadik和Stephen Lewis说:“发展中国家艾滋病人的生命要靠这类药物来维持。但是我们很担心,2005年1月1日TRIPS全面实行以后,将会使这些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印度在1995年成为世贸组织的成员,但是它可以在2005年1月1日才开始实行专利法案,以此来遵守TRIPS协议。

昨天通过的这项法案将会被送达上议院,请求其批准,然后由总统签署最终形成法律。来自澳大利亚、巴西、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法国、马来西亚、纳米比亚、尼泊尔、尼日利亚、南非、斯里兰卡、瑞士、泰国、乌干达、英国、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几十家组织于3月19日齐集Mumbai,这个为期两天的会晤主要是为了讨论那些病人可以买得起的药品的未来和印度专利法案带来的转变。这一集团发表声明说“印度对于世界上那些从印度获取廉价药物的国家有道义上的责任,它有责任继续向那些国家提供药物,这样人们就不会因为缺少药物而过早死去”。

自从加入了世贸组织后,印度就曾先后两次修订它的专利权法案来承担TRIPS所规定的义务,一次是在1999年(修订前的专利法于1995年生效),另一次是在2002年(修订前的专利法于1999年生效)。

关于这一话题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内容,请您浏览本网络下的HIV/AIDS档案库知识产权档案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