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用专业方法测量物种消失

生物学家发明了一项新的方法可以迅速评估出人类行为对自然界产生的影响。

他们称,这项方法将有助于实现国际协议中到2010年大大减小生物多样性损失速度的目标。

南非科学工业研究院(South Africa's Council for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的鲍勃斯科尔斯(Bob Scholes)和乌恩斯比格斯(Oonsie Biggs)于上周发表了他们的生物多样性完好率指数('biodiversity intactness index')。

这项指数抛弃了惯常使用的物种列表及估算物种灭绝率的方法。

转而关注大群体物种(比如食昆虫的鸟类以及一些庞大的食草哺乳动物)在种群数量层次上发生的变化。

用一个简单的等式来说,该指数给出了一个方法得出这些官能团中每个的精密人口和其在前工业时期的数目是相等的。

研究者在南非七个村对他们的指数进行了测试。

他们询问了植物、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及两栖动物方面的专家关于人类如何在包括农业及城市化产业方面,对这六种相似物种群产生的不同程度的影响。

研究者们利用现有的数据资源来评估这些物种占地中每一部分研究领域所需的费用以及每块地使用形式。

总的来说,他们的生物多样性完好率指数在2000年提出:植物和动物的数量都已下降,在前工业时期的水平上降到了84%。

消失最严重的是在哺乳动物(71%)和草地之间,指数中估算动植物数量已经在以前的水平上降至74%。

物种列表,目前是估算物种消失的最广泛使用方法,它显示出99%的物种在学科领域研究中被保留了下来。

生物学家们称:这项差异显示仅看一个物种是否还存在而不去计算其数量是不能够精确显示物种状态的。

美国《自然》杂志3月3日报道:大约三年前(2002年), 188个《生物多样性公约》签订国在南非举行了意义深远的会议,他们一致同意到2010年,应该减少物种灭绝。但那时还不知道该如何衡量其结果。

由于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它包括了地球上的生命从基因到物种再到整个生态系统的各个方面。还囊括了物种相互作用的方法以及让自然界持续其机能的范围。因此,仅仅计算物种数量和估算他们的灭绝率是不能详细指出人类行为所导致的对自然界完整性的影响。

鲍勃和乌恩斯称:他们的指数克服了这一问题并达到了科学家们要求的测量生物多样性的公约标准,适用于不同时间和地点,是一种精确的、可公开的并易于理解的方法。

作为一种方法,它也是迅速即时的。估算南非生物多样性的状况要花费研究者们几周的时间,而详细的数量调查需花费十年。鲍勃解释说:“利用物种灭绝率作为指标存在的最基本问题是,当你得到资料时再采取行动就已经太迟了。” 但是,他们也表明该指数可能对气候变化和地域变化对生物多样性的长期影响并不敏感。

在这份《自然》杂志中,英国生态科学研究院的院长乔治娜梅斯(Georgina Mace)说:生物多样性估算需从物种列表与物种灭绝率方面转移出来,因为常常局部的实际和大约数量的关系更大。

鲍勃和乌恩斯的生物多样性完好率指数是首个满足了多方面要求的一种方法,同时它也是一种生动的、灵活的、有意义的方法。

他们建议将相近的物种分组,再估计土地使用的变化对每一组的影响,来得出关于生态系统破坏程度的更广泛描述。

为了他们的研究工作,研究者们对博茨瓦纳(Botswana)、莱索托(Lesotho)、莫桑比克(Mozambique)、纳米比亚(Namibia)、南非(South Africa)、斯威士兰(Swaziland)和津巴布韦(Zimbabwe)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进行了评估。

根据生物多样性完好率指数所述,物种消失最严重的地方是拥有最大人口密度的莱索托和斯威士兰这两个村。

Link to full paper by Scholes and Biggs in Nature 

Link to full article by Mace in Nature 

Reference: Nature 434, 4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