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亚洲农民无法使用抗虫水稻

[香港]一位著名水稻科学家说,中国和东南亚的稻农忽视了采用新型抗虫害水稻栽培种,选择严重依赖于使用杀虫剂对抗害虫。

设在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的资深科学家K. L. Heong告诉本网站说,这已经导致了水稻害虫和疾病的暴发,影响了成千上万的农民,主要是中国、印尼和泰国的农民。

Heong是在上个月(10月17-18日)在越南胡志明市举行的农业风险管理发展论坛(FARMD)上做报告之后发表了上述言论。

这些害虫之中最严重的是布朗稻飞虱,这是一种直接以水稻植株为食以及传播能破坏这种植物的病毒的昆虫,它能够破坏水稻发育的各个阶段。

Heong说,农民可能轻易地失去全部收成。根据他的估计,在过去8个收获季节里,泰国农民因为布朗稻飞虱而失去大约12%的产量。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虫害完全摧毁了大约22000公顷农田,估计经济损失为2750万美元。

Heong解释说,尽管有很多抗虫害水稻栽培品种可供选择,农民对品种的选择通常取决于产量、质量和水稻磨坊主的选择。

他还说:“一方面,科研人员把重点放在了寻找新基因等新东西上,但是几乎没有关注这些基因如何实际被农民采用。”

Heong说语言在提高抗性品种的采用方面有一个强有力的作用:人们没能注意到“抗性品种是不会被昆虫破坏的品种”。在许多亚洲语言中,没有“阻抗”的概念,因此这个词常常被翻译成“抗性”。

他还说,由于与专家的沟通不良,当地农民依赖于店主或杀虫剂推销员的建议,这常常导致了农民变成不受控制的杀虫剂广告和激励手段的受害者。

Heong说:“科研人员、科学家和推广官员需要很好地理解农民。为了理解农民生活面临的限制,这些群体需要花时间在村庄,把重点放在集体讨论、进行访谈以及直接体验农民的生活。”

也需要参与式的实验从而向农民展示产品和最佳实践,让科学概念更容易理解,并且让学习更加愉快。

自由农民合作联盟(Federation of Free Farmers Cooperatives, Inc)的菲律宾国家经理Raul Montemayor同意科研人员应该倾听价值链上的其他参与者,特别是贸易者和加工者,因为他们可能有能力推广减少成本或增加价值的技术,最终将造福农民。

Montemayor说另一种方法是开发病虫害的新的治疗方法,让农民面临的成本和风险最小,诸如生物农药、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方法施用杀虫剂,以及同步种植。

 

请观看FARMD会议视频:



本文是由本网站的东南亚部门撰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