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清洁发展机制需要'紧急行动'

一个高级别委员会呼吁用“紧急行动”来捍卫“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CDM),即给弱势的发展中国家提供额外的支持同时关注可持续发展优先事项。

CDM允许发展中国家因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如可再生能源的生产)而获得信用额度。这些被称为“经核准的碳排放量”(CERs)的信用额度相当于一吨二氧化碳并且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交易,因此工业化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的框架下能够满足他们的减排目标。

然而CDM现在正在受到碳交易市场崩溃的威胁。

“CERs的价格大约是两美元,比一年前下降了70个百分点,”因为供应远远大于需求,委员会副主席、英国能源研究所所长Joan MacNaughton称。

该委员会在本周(9月10日)泰国曼谷举行的CDM执行理事会会议上提交了其报告。

CDM项目的范围从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到造林或燃料更换项目等。

然而获准的CDM项目中只有四分之一目前还宣称其可持续发展的影响。报告建议,对可持续性更系统的监测和核查被构建在项目建议书之中。

此外,发展中国家不是同等地监测这种影响,所以CDM行理事会将提供资金来“指定一个独立的论坛来为他们做这个事情”, MacNaughton表示,虽然她没有透露基金的来源。

“我们可以在发展中国家帮助建设国家能力,提供专家和最佳实践的范例,并培训当地人以确保可持续性,”她补充道。

印度科学与环境中心(CSE)副总干事、为报告做出贡献的Chandra Bhushan称:“[可持续发展的]标准必须对于一个项目来说是具体的,而且不能是一个没有限制的条件。”

“举个例子,一个独立的旨在提高能源效率的工业项目的可持续发展的标准,应当与一个森林项目或者一个分散的清洁能源获取项目的标准有很大的不同。”

委员会还建议CDM框架下欠缺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建设能力,比如撒哈拉以南非洲。三分之二的项目是在中国和印度开展的,而其余的仅分布在其余43个国家。

通常能力问题包括:基础设施、社会福利设施、管理和政治稳定的缺乏。某些国家也有特定的CDM能力问题,包括人力和政治资源的缺乏。

MacNaughton表示,委员会建议CDM执行理事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以及决策者将目标放在确保“对顾问的获取”以及通过监测的标准化程序来提高能力建设,还有为优先不足的地区提供新的资助方案。

Bhushan认为,一个“黄金标准”机制应当根据额外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实现项目的价值和价格,而不仅仅是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这是因为低碳价格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许多项目不可能发生。

另一个关键建议是更新CDM执行理事会的成员,包括专家而非仅仅是地区代表。

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法学院的讲师、环境顾问Toyin Adejonwo-Osho不同意委员会的组成需要被修改的观点。

“委员会的区域分布实际上是非常完美,”她表示。

Bhushan同意:“CDM执行理事会制定的任何专家们都应该有一个区域性的平衡,因为气候变化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它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

链接到报告全文 [3.5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