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家批评Rio+20峰会协议缺乏紧迫感

[里约热内卢]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于上周五(6月22日)闭幕,带来了一个需要所有国家承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国际协议。

这个协议因为缺乏实施的细节以及缺乏来自发达国家的新的财政承诺而立刻受到几方的批评。

科学技术界的批评者还说,它缺乏对科学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方面的重要性的足够承认,并且缺乏推动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技术转移的机制的细节。

但是该协议可能导致科学与政策之间的更强的结合点。在会议的正式公报之外宣布的自愿承诺如果能实现,就能显著促进发展中世界的可持续技术。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our coverage of preparations for Rio+20 — the 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which took place on 20-22 June 2012. For other articles, go to Science at Rio+20

大约188位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及部长参加了在巴西举行的这场为期三天的Rio+20会议(6月20-22日),从而认可这个53页的成果文件《我们憧憬的未来》。

此次峰会在一些重要方面上有别于上一届会议——1992年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又称为地球峰会,它也是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

与上次会议不一样的是,此次会议的成果被设计成一个广泛的意向声明,没有法律地位,而且从未被人们正式期待纳入对新的资助的承诺。

相反,Rio+20的目标是解决实施1992年通过但是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履行的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方法,以及应对从那以后出现的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

在几个问题上,这份文件让科学和工程界感到气馁。

例如,科学家曾希望这份文件会表达一种迫切性,即积累的证据表明地球的各个系统如今面临危险的压力,例如威胁着鱼类数量和陆地食物链等等。

但是协调这样一份声明以及它暗示的对限制经济增长的支持是不可能的,终极目标就是如何让10亿多人脱离极端贫困,许多人认为经济增长仍然对于这一任务具有关键作用。

国际科联(ICSU)的资深顾问Gisbert Glaser说,其结果是,这份成果文件很可能是“可持续发展照旧”,而不是对科学证据如今要求的尺度采取行动。

科研界还抱怨说,这次没有像1992年峰会制定的文件那样把科学作为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的关键组成部分。特别是这份最终文件并没有哪个部分把“科学”一词作为标题

“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份文件没有关于科学的一个部分。这种缺乏向全球科学界及其支持者发出了一个非常不幸的信息,”ICSU的执行理事Steven Wilson说。

然而,该协议确实提供了把科学更好地整合到决策中的一些机遇。

特别是各国已经“邀请”联合国大会“升级”和“强化”总部设在内罗毕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这个过程很可能为该组织提供更可靠的资金和普遍的成员资格。

目前UNEP大部分依赖于自愿捐助,其治理机构由58个联合国成员国组成。

UNEP的改革将包括更强的科学/政策结合点,从而改善基于证据的决策。UNEP还将传播基于证据的环境信息,向各国提供能力建设,并且支持和推进对可持续技术的获取

此次会议还决定用一个“高级别论坛”取代1992年建立的用于确保首次地球峰会后续行动的可持续发展委员会(CSD),前者将有更大的权力从而确保对可持续发展承诺的坚持。

《我们憧憬的未来》说这个新的论坛“可能”“通过对文献的回顾……以一份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形式把分散的信息和评估集合起来”从而加强科学/政策的接合点。

而各国已经同意启动一个过程从而建立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科学界将“充分参与”其中。

Glaser说,该文件频繁提到了发展中国家对科学能力建设的需求将要求政府、科学资助者以及联合国组织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然而,该文件几次提到了技术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其经济、社会和环境需求上重要性,这在两个方面受到了批评。

一些NGOs说,在总体上,提到这件事给人们带来了一种印象,即许多可持续性的问题可以通过“技术修复”加以解决。

相比之下,近来全球变化研究界内部的思想——这并没有在该文件中提到——已经导致他们把他们的项目变成更适合应对实现绿色经济固有的复杂问题的多学科事业。

Glaser说:“[在最终文本中]有关于技术的良好的、支持性的语言,我们全面支持它。”

“但是我们也需要促进绿色经济的新知识——例如,来自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的知识,以及对消费模式的理解。而且该文本中没有提到我们需要这种新知识。”

第二个批评意见是,没有就通过非市场机制(例如一个国际基金)提供技术转移的方式达成一致。

77国集团(一个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松散联盟,用于促进其成员在联合国的集体经济利益)特别强烈地表达了这种观点。

在这个问题上,该文件只是要求联合国提出改善发展中国家获取清洁技术的可能的步骤,并且向今年9月召开的第67届联大推荐。

77国集团加中国的首席谈判代表Quamrul Chowdhury说,该文件“粉饰”了发展中国家的关键问题,包括技术转移的财政资助。

一个更有前景的方面是,从谈判的开始,Rio+20的秘书长沙祖康就已经要求各国政府、开发银行、大公司部门以及民间团体注册自愿承诺,作为绕过多边协议的挑战的一种方式。

截至星期五晚间,“承诺一览表”汇集了692个承诺,估计从13个最大的承诺中动员了5130亿美元。

其中一些资金将用于资助更可持续的技术的使用,包括开发银行组成的一个财团资助可持续运输的一项重大承诺。

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启动的“为了所有人的可持续能源”项目致力于到2030年实现能源获取与能效以及可再生能源方面的目标,它获得了来自商业和投资者的500多亿美元的承诺

联合国宣布来自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小岛发展中国家的50多个政府正在制定能源规划和项目。

巴西科学促进会主席Helena Nader在评论Rio+20的总体成果的时候说,她对最终文件感到失望。

“它在重要差距的问题上很弱——没有把重点放在这些问题上,”Nader说。她还说它没有充分反映产生这份文件的大量工作。她说:“这是倒退的一步。科学在整个文件中几乎不存在。”

UNEP的执行主任Achim Steiner承认,许多科学家会认为这份成果文件没能“[改变]未来多年我们的轨迹”。但是他补充说,这份文件有“一个隐藏的宝藏,可以把许多活动向前推进”。

Luisa Massarani对报道亦有贡献。

本文是我们关于Rio+20上的科学的报道的一部分。请阅读我们的博客